查看: 143|回复: 0

旋转木马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16 14: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旋转木马
      
   
    每天早上,她都会坐上K520公交去公司。
    每天早上,他都会坐在K520上同一个位置。
    她不知道他叫什么。他并不认识她。
    他每天都穿着纯棉的衬衫,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还有一双白色篮球鞋。
    每一天每一天,他都坐同一个位置。
    每一天每一天,她都注视着他,直到达到她公司楼下。
      
    他似乎并不知道每一天,会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望着他。
    而她,也似乎并不想让他知道。每一次,当他的眼神即将跟她交汇时,她都会适时的转移开。
      
    K520上经常会有很多情侣,他们一路欢笑,每天会有不同的笑声充斥在她和他的耳边。
    而她,向来是一个人。
    他也是。
      
    公交车会经过一个儿童乐园。
    在他的位置上,能看到里面的旋转木马。
    她也能。
      
    每一天每一天,旋转的木马上都坐满了小孩,一圈又一圈,一直带着他们的笑容,在半空中旋转着。
    每次车子开到了这里,总会堵上几分钟,因为儿童乐园外面实在太热闹了。
    每次堵车的时候,公交车里的人都会怨声四起。
    而他从来不会。他只会呆呆的看着车窗外的旋转木马,英俊而又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抱怨。
    看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她都会不自觉的微笑。仿佛又回到小时侯,自己爬在木马上,在母亲温暖的眼光下,乐的两脚乱摇。
    童年的时候,无论有多难受,多伤心。只要一坐到木马上,她都会微笑,都会充满喜悦。因为她知道,只要有母亲在外面守侯着,她都不会受委屈。只有过一次例外,那一次,她是流着泪骑在木马上的。
      
    忽然有一天,他和她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
    她惊慌失措的把眼神移开,红着脸望向外面。微风轻轻拂过她的头发,带起一丝轻微的害羞。
    然后,他离开了那个每天都坐的位置,坐到了她的身边。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从那一天后,他就一直坐在了她身边。
      
    这似乎不仅仅是乘客的关系,但却又仅仅是乘客关系。
    很矛盾,很现实。她面临皮肤病我们应该如何做依旧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也不认识她。
    每天坐在一起,他都会朝她微笑一下,她也会用微笑回答他。
    然后,一路没有语言,和陌生人一样一直坐到终点站。
    没有再见,但第二天会再一次重复着。
      
    只是每次经过儿童乐园的时候,他和她都会一致望向窗外,望着儿时的梦幻天堂。
    在那里,都留着他们的童年吧。
      
      
    那一天,他第一次没有坐到终点站,而是在儿童乐园那站下了车。
    他没有跟她说什么。但她也跟在他后面下了车。
      
    他们第一次一起站在了旋转木马前。
    一匹匹高昂着头的木马,在他们面前忽上忽下的奔驰着,孩子们的笑声就在他们眼前,触手可及。偶尔会有母亲的声音,那是在提醒她们的孩子注意安全的声音。
    他笑了笑,忽然说:我们要不要去坐一下?
    她惊讶他的话,但还是点了点头。
      
    旋转木马是允许成年人坐的,那是因为有些小孩年纪太小,所以必须要有父母抱着。
    所以,他们很容易就买到了票,坐在了相依偎的两匹马上。
    音乐响起。木马带着他们开始转动。
    一次又一次,她忘却了刚开始的羞涩,闭上眼睛,在音乐中,仿佛在飞翔着。
    他看了看她,也微笑的闭上了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张开了双手,他也在体验着飞翔吗?
    旋转的木马,轻柔的音乐,孩子的笑声,一切的一切,把他们带到了童年。
    她甚至感觉到了母亲在她边上,真用关切的眼光看着她。
    然后,她想到了那一次,母亲过世了。她一个人在这里不停的坐着木马,不停的流着泪,从早上一直坐到了天黑,那是她唯一一次哭着坐木马。在这里,凝聚着她的欢笑跟泪水。
    她摇了摇头,把过去忘掉,这一次,她大声的笑了出来。
    母亲在一个地方,也在看着她吧,她想。
      
    当音乐声停止的时候,木马也停止了奔驰。但他和她都很默契的没有下来。
    那一天,他们坐了一天的旋转木马。中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偶尔眼神会撞在一起,然后微笑着移开。
    孩子们的天空是最美丽的。她忽然想到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
      
    走出儿童乐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发暗,远处,若隐若现的灯光深藏在城市中。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愈发苍白。
    她从包里拿出几张纸巾递到了他手里。他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捂着嘴又咳嗽了几下。
    天气转凉了,冬天快来了吧。她想。
      
    一阵风袭来,他把他白色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朦胧中,她又看到了他穿在里面那件纯棉的衬衫,淡淡的散发着一缕幽香。
    谁也没有留意到,风卷起的那几张纸巾,上面有着一团鲜血。
    仅仅一瞬间,那几张纸巾就被吹的无影无踪,就象那逝去的童年一般,永远都无法寻回。
      
    分开的时候,他对她说了句谢谢。她说了再见。
    然后在这个灯火通明的城市里,朝着不同的方向走了,他们都没有回头。
      
    从那天开始,他再也没有坐过K520。
    而她,还是一直坐着这辆车上下班。
    她曾经疑问过他的消失。曾经一次次的望着那个熟悉的位置。熟悉的位置上,一个白癜风的病情是否可以治愈个匆忙而陌生的身影轮换而过,但却再也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背影了。
      
    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逐渐淡忘了曾经还有这个人。
    K520的公交车越来越破旧,开车的司机年纪也越来越大,但线路一直都没有变。
    一年又一年,她依旧坐在这车上。
    一年又一年,她每天依旧经过那个充满欢笑的儿童乐园。
    她的身边有了新的身影,她会依靠在那个新的身影里微笑,或者流泪。
      
    偶尔,她会想起曾经有个模糊的身影,可却已经那么遥不可及了。
      
      
    在她小的时候,她曾在我身上微笑着。
    在她母亲离开她的时候,她曾在火锅要适当的食用我身上哭泣着。
    在她和他一起的时候,她也在我身上微笑并哭泣过。
    ……
    在我身上,很多很多孩子的童年流逝了,而我又迎来了更多处于童年中的孩子。
    我是那匹旋转的木马,我带给着他们欢乐。
    我有着华丽的外表,每当音乐响起时,我便开始奔驰。
    当你坐在我身上时,请一定要闭上眼睛,让我陪伴你飞翔,享受着这一时刻的梦幻。
    我没有翅膀,但孩子们有,我相信在某个晚上,他们肯定会梦到我陪着他们一起飞翔吧。
      
      
    她带着另一个他来到我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年后了。我还记得她那惊人的容貌。他们手上牵着的,是一个长很象她的小女孩。
    小女孩说:妈妈,我要坐木马。
    然后,她抱着女孩,坐在了我边上。
    另一个他,在木马,微笑着看着她们,也看着我。
    音乐响起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个略带羞涩的她,曾经在这里欢笑跟流泪过。
    我努力奔驰着,为了让孩子们满足在一瞬间的梦幻中。
      
    音乐停止了。
    木马停了下来。
    她抱着小女孩离开了我。
    临走的时候,我听到小女孩在问她:
    妈妈,你怎么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