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5|回复: 0

那些年追过的古风歌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16 23: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月光常常常常照故里,送回多少离人唏嘘   

     

  近来愈发苦闷,只得回顾些古风音乐,不觉回到从前埋首于万千试卷堆里的苦逼岁月,那时每每心情郁结只得从些“风花雪月”里寻找慰藉。旁人偏爱流行于大街小巷诸如《伤不起》、《爱情买卖》之类的音乐,我却沉溺于老妖、河图、心然、董贞等的古风歌里无法自拔,歌词里描绘的江湖宫闱、漠北江南、仙侠恩仇等仿似能逾越时光的罅隙,那些铅块字随着歌者的低吟勾勒出幅幅画卷,或悲戚、或欢喜、或别离、或辗转。无论在那些冬日里冻得发抖仍然钻研题海的晦涩;在沉闷拥堵的画室握着画笔的茫然;抑或在阴霾的雨季背着画袋穿梭于人海,因萧瑟冷风使然的赤红耳朵与肿着似包子的手背;然,塞着耳机隔绝的一方小小的天地,便能给予我不被生活的勇气。   

     

    咽着你喂给我的那勺热粥,这年月能悄悄过去   

  人在脆弱时总是需要些温暖的,从这些温暖里汲取的勇气能支撑你孤绝的行走尘世,而不是徒有空壳的行尸走肉。   

     

    依稀记得高考前夕,正值四月,人间芳菲未尽,偶然听得老妖的《琴师》,通篇下来,泪流不止,正如词中描述“它夹杂着低沉的抽泣”。不幸的是,我与大多听者一样将其中的“你挽指作蝴蝶从窗框飞起,飞过我指间和眉宇”生生听成了一万只蝴蝶从窗框飞起……,脑补下来真是惊悚不已,此间闹的笑话真不可一言而道之。除却惊悚,便是难过,从弦音响起的第一声至结尾的滚擦,氛围俱笼罩于凄美哀恸中,这里面有古典与流行的冲撞与结合,有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的完美融释,它以古筝与钢琴为主旋律,到间奏加入南萧,第二次重复主歌开始加入贝斯和鼓,36音风铃在一些段落转换出现,再添上老妖富有磁性的低迷吟唱,一切都只不过为了述说古老的故事。   

  Ediq一向被艳称古风圈里的“音乐鬼才”。他的词风多变,而这首《琴师》不似其他词手注重平仄与词藻,反而将自身置于故事中,于平实中娓娓道来那些求而不得与身不由北京白癜风医院己。近日再听此歌,亦一如既往的难过,抑郁积于胸中而不得发,间奏的箫音似乎真能见到灯火辉煌的都城还有那轮独悬决绝、不分古今的明月。词中描述的主人公为一介琴臣,罹难于乱世烽火,而温婉的女子初见时哼着陌生的乡音,再见时为他解开脚上的枷锁,为他洗手作羹汤,为他挽指作蝴蝶,为他作素心知音,他们似红尘男女般相知相惜。这时不免心生疑窦,红墙宫闱内,真有如寻常百姓家的馨息吗?   

     

  琴声传到寻常百姓的家里,有人欢喜有人在哭泣   

     

    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故事的结局无疑是悲的,贴吧上许多人yy出歌曲的原型,版本巨多不一而足。有道是琴师和宫女,还颇有说服力,有道是钟仪,钟仪者,春秋时楚人,是有史书记载的最早的古琴演奏家,世代都是宫廷琴师。春秋楚、郑交战的时候,楚国钟仪被郑国俘虏,献给了晋国。“据《左传》记载:公元前582年,晋侯到军中视察,发现了两年前郑国献来的楚囚钟仪。钟仪自称是伶人,晋侯就给他一张琴,命他演奏。钟仪所弹奏的都是南方楚调。晋侯认为钟仪未弃本职,不忘故土,受到了感动。为了促进晋楚两国和平关系,晋侯就把钟仪送回了楚国”——摘自百度。我一惯不爱将“故事”与史实作比,史是庄严的,更何况还是正史,它一般只会宣扬人物的六义三纲,哪有闲笔记录这般婉约断肠。而另一种甚嚣尘上的版本,竟然是琴师与侍卫,着实毁三观,一个大男人喂热粥、挽指作蝴蝶?怎么着怎么别扭。   

     

  路途长长长长至故里,是人走不完的诗句   

  把悲欢谱作曲为你弹起,才感叹何为身不由己   

  这世间的任何事都是身不由己的,哪怕是感情。   

   

  最最感人的当属一版cos的mv,故事大同小异,免不了恶俗的三角恋。琴师仍是俘虏琴师,君王依旧是冷漠君王,而女子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份,乃王后胞妹。王后早甍,王上心系故人恍然对容貌相似的妹妹心生眷念,正如所有戏本里棒打鸳鸯的君王,琴师与姑娘的短暂恋情不容于森然宫墙,姑娘不惜毁容并答应永世伴在王侧换得琴师归得故里,不料狠心的君王却在临行的酒里下了鸩毒,琴师步步回首只为跃过万丈壁垒,望一眼心爱的姑娘,然,血肉之躯的他不出须臾便毒发身亡,而身死之际仍为她奏过一曲惊世绝响。   

    即使是俗透的剧情依然使人唏嘘不已,歌词留给我们无限的遐想,其实并不需要某一个具体故事框架,因为文字本身便是美轮美奂的视觉盛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