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2|回复: 0

香菱被父亲甄士隐故意丢弃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17 06: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甄士隐为什么会做梦?   

  因为他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男孩,“年已半百,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乳名唤作英莲,年方三岁。”接着就做梦了。所以,不用看下文,他必然是梦想得到一个儿子。这至少是诉求之一。   

  另外,甄士隐的梦全都是源于他自己的主观想象或潜意识,是日有所思、自说自话而非僧道额外赐教。   

   

  二、他为什么要梦里求子,而不是像贾雨村一样纳妾生子?   

  因为甄士隐是宿命无为、清谈冥想的真儒士,贾雨村是制天命而为之的不择手段的假儒士。甄士隐想通过存天理,修智性而受到佛道垂青,进而赐子。纳妾会损害自己神仙一流的人品与晚节,只可作为下策备选。贾雨村则想通过存人欲,从风尘知己身上获得足够的上京赶考的信心和性欲驱动力。有了功名,其他的钱财、美妾、儿子自然会随之而来。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由于当时的社会进入假世,好色者昌,好德者亡。甄士隐的冥想功夫终究没有发挥效力,没能像魏征一样梦斩泾河龙王,空留下一个美丽的白日梦。贾雨村则事事顺意,平步青云。儒家的社会就是这样真假循环着,你方唱罢我登场。   

   

  三、甄士隐为什么会梦见“一僧一道”?   

  因为他不是纯粹的儒士,是由儒及道、佛的理学家。“三教”在他心中是一家亲,遇到难事可同时相求,有求必应。理学家的特点是:   

  当处在顺境时,主观求天理,客观求人欲,所谓“义利”即是。天理包括仁义礼智,人欲包括功利色子(子或为酒)。而他们之所以求诸佛道,一是认为佛道具有更高境界的天理,是儒理的升级版;二是可以顺便谋取更多数量更高品质的人欲,如长寿、起死回生、赎罪等。只是此时的人欲已被堂而皇之改名为客观人欲,或者说是赏赐之物了。   

  当处在逆境时,单极存天理,灭除一切人欲,包括客观人欲、赏赐之物。直到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或遁入空门皈依佛道。   

   

  四、“识通灵”与“怀闺秀”是什么关系?   

  两层关系:一是无形之“智”与有形之“色”的对应。甄士隐认为在天理四项中,自己最强的是智(“士隐本是有宿慧的”),所以他要冥思以触摸最高的智慧——通灵;贾雨村认为在人欲四项中,自己最强的是色相(“剑眉星眼,直鼻权腮”),所以他要拼命开屏以取悦最嫩的红颜——闺秀。二是有形之“子”与无形之“礼”的对应。通灵的具象是指代甄士隐想要得到的儿子,由智慧幻化的儿子。这里智子相当于义利的关系。闺秀的虚像是指代贾雨村想要得到的异性的赏识,闺秀是礼遇的化身。此时的贾雨村只想偷情,不想偷人。   

   

  五、甄士隐为什么会梦见“木石前盟”?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木石前盟并非海外奇谈,不过是精神之恋的故事新编,代表了真情至上的爱情观与婚姻观。甄士隐做梦的用意有三:一是向佛道申请,自己酷似神瑛侍者,封氏酷似绛珠仙子,夫妻情深义重、相敬如宾,希望能获得赐子;二是向佛道要求,自己想要生一个酷似神瑛侍者的有情有义的儿子,同时还搭配一个痴心浪漫的儿媳妇绛珠仙子(僧道手里的“鲜明美玉”便是这个儿子的胚胎);三是向佛道追加请求,自己的女儿英莲也酷似绛珠仙子,能不能给她补送一个神瑛侍者,年纪小几岁也无妨。   

  这里的“儿女真情”即是精神之“礼”,指夫妻之间的相互恩爱、同甘共苦。不同于贾雨村追求的风花雪月、夫贵妻荣的物质之“礼”。   

  总之,这个梦勾起了甄士隐对太虚幻境的无限敬拜与向往,那里是纯天理的世界,是无人干扰的世外桃源,他要尽快挈儿带女迁过去。   

   

  六、“木石前盟”为什么会遭遇小人作乱,陷入沉沦之苦?   

  甄士隐也不完全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座谈客,也警觉到社会在变,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只是他反应有些过度了,当僧道说出:“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再至“沉沦”、“火坑”之后,竟然就恐惧到要将前面的三个理想全部放弃。在他看来,既然预知了这样的天机和结局,就应当立即采取措施防范于未然。   

  首先他就决定不让“通灵宝玉”出生,让他胎死腹中,重新回到风平浪静的太虚幻境之中去。这里甄士隐与玉的“一面北京白癜风医院之缘”既说明封氏有过流产史,又揭示了甄士隐酸葡萄的心理,他还是很想看一眼解个馋。其次他要设法让英莲进入太虚幻境,以免遭受小人的骚扰和沉沦之苦。最后自己也要争取进到太虚幻境中去过神仙生活。先儿后女再自己,甄士隐倒是很有父爱之心。   

  对比可见,面对即将到来的熊市,甄士隐采取的策略是清仓避险,保护既得利益;贾雨村采取的策略是满仓做空,不惜债台高筑。最后的结果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这便是熊市特有的异象。   

   

  七、甄士隐梦醒之后对大街上的“一僧一道”怎么看?   

  甄士隐原本是知道僧道有真假之别的,自己梦到的是真僧道,大街上跑的是假僧道。所以当他见到跣足蓬头的僧道哭着说:“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里作甚?”以为是疯话,不予理睬。但他们最后说出“太虚幻境”后,士隐相信了,后悔了,因为这个词在他看来是真僧道的原创,相当于防伪暗号。待要追问时,那一僧一道已经走远,不见了踪影。——对太虚幻境的过分执着让甄士隐失去了辨别真假的能力,这俩僧道偏偏是贴着防伪标记的假僧道。   

  小说有意在这里留下了一个悬念,插进了贾雨村,遵循先假僧道,再假儒的顺序。   

   

  八、甄士隐为什么要支助贾雨村?   

  甄士隐依据梦境认为,自从梦里舍弃儿子这一人欲,就与距离太虚幻境仅有一门之隔了。接下来只要稍稍努把力即可进入太虚幻境,窥破一切天机了。那么,下一步该灭什么人欲呢?甄士隐开始重新审视四周:一、既不要儿子了,储妾娇杏也就可以不要了;二、既不要儿子了,自己也就不用喝酒以激发性欲了;三、既不要儿子、娇杏和美酒了,省下来的钱也可以不要了。然而,这些人欲当送给谁呢?总不能扔掉吧,暴殄天物可是天理不容的。   

  甄士隐毕竟是个聪明人,很快便找到了贾雨村这个最佳馈赠对象。甄士隐以为贾雨村是荀、申、韩式的持性恶观的儒士而非假儒士,此时国家正是需要这种铁腕人物以严刑峻法重整朝纲,扭转颓势。甄士隐寻思,若能为国推举出这样一匹千里马,将会成就多大的天理啊。于是甄士隐这位孔孟儒士将申韩儒士也视为了一家亲,向贾雨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