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2|回复: 0

卑鄙网络小人兴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18 05: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卑鄙网络小人兴,匿名藏身暗做精。   

  浅薄文字调是非,站长明察垃圾清。   

     

  人之病,在好为人师。我就是这样,当了一辈子老师,总把韩愈当做自己的偶像,以为自己真有那两下,也会当个什么伯乐似的。岂不知,自己连给后生一个发展平台也给不了。谁碰上了我,其实是浪费了好人才。   

  这两年,上网了,无非是在完善自己的写作,让那些浅薄的文字再起点深刻的作用。一句话,是在整理我几十年课余之作,即学生的下水文。所以有人就说,你还是写散文好,意思是写什么诗什么词,是“邯郸学步”,晚了。   

  可我就不这么想。我这人好奇,就是好挑战,好新鲜,好走新路。担课都是人家捡熟路,我就担我没担过的,或是没人担的。写作也是这样,除戏曲外,我什么都去尝试。教学期间,“不务正业”搞文学社,登封四中“颍源”,阳城中学“小太阳”,这不该退休了,还在网上给人“吵架”,就是到了舞场也不务正业,还踢毽子、爬天梯、做八段锦什么的,反正我认为不断追求,这就是生活。   

  这不,较随意的我,昨天发了一首什么《送?松风山月②BayBay》,却出现了“卑鄙网络小人兴,匿名藏身暗做精。浅薄文字调是非,站长明察垃圾清。”意思让嵩山渔翁把这首给删去。我不对“小人兴”作辩,以下就《送?松风山月②BayBay》,来个辨解吧,就渔翁说的“你多大年纪了?”也算调情者自圆其说吧,反正沾了泥就要自己去冲个澡吧:   

     

  送松风山月②《BayBay》:   

     

  嵩岳松涛傲极峰/颍水风韵秀天中/谁言山情唯樵夫/最痴月老妄针缝   

  一笺飞过大桥东/万念铁证牛织情/古来戏说文字浅/乐耕果园千万顷   

  笔如清水润过岸/彩虹不思风雷动/日行万里志蜀道/我自任思一飞蓬   
患者提问:我认识的几个朋友都痊愈了,为什么呢?
     

  拙诗之意拙解之:“高高的嵩山上,松涛滚滚,景象万千,这里是中华民族值得骄傲的山峰的‘最高’之地。淌淌的颍河向东流,细流涓涓,风韵优雅,在美丽多姿的天地之中(登封)大地上,颍源清洌,秀雅无比。谁能说说这山的壮美,这山的宏伟,这‘五岳之尊’,这‘五世同堂’,这标志着中华之根的瑰丽之地,只有生长生活在这里的山民们才可体悟,从而亲如父母?谁又最能说清这颍源映月,是老人胡乱编织的明净纱巾?这里的娟秀,这里的纯情,这里的甜静,也许是月老故意留下的痴情。   

     

  一页页书纸,飞过了雀桥的东边,我那可爱的老朋友啊,你看到了我这薛涛笺会有如何感想?我的很多话很多和诗和情愫,不会亚于牛织而被银河相隔的情思啊。唉,自古以来,人们都轻而易举戏说文人都是自爱自怜,说这不中吃不中渴的白纸黑字是文人自残行为,是轻浮无用的东西,而在我们看来,她却是万顷良田和果圆,我们则要细心耕耘而乐此不疲。   

     

  我们这心如清水的文字,是对彼岸花的慰藉,是弥合彼此的心灵创伤,是替弱者撑腰,是为邪恶掘墓,我们这美丽的理想和远大的志向,决不随波逐流,跟风使舵,君不请问医生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会得白癜风啊?见,李白诗仙人行万里,诗成蜀途?这种不为时势左右的浪漫诗人是多么的令人羡慕啊,而我辈只有放开思路,不要让现象束手束脚,要用我们的智慧,用我们的努力,去揭示假恶丑,去颂扬真善美,不管将来如何,我们只怕是浮游一只,飞蓬一朵,也只管走好自己的路。”   

     

  辩解之余,我还想说俩句。嵩山网,在我的心目中所有登封的网站都是嵩山所在地的网,不是特指寂寞网站,一句话,就红玉说的“少林网是我们的家”,香山七星一个去了,一个不见发,现在我又成多余的了,我这超级班主是随便给的?现在一个网没人贴,我是超级班主,我一个人贴。没人看我一个人自愉自乐,谁叫咱是超级班主请问这也是白癜风吗?呢。   

     

  再说几句超规格的段想,我请谁也不要对号入座,是我自乐。   

     

  和氏的一块金子掉在地上,有人见了,硬说是黄铜,他只有去哭。有个拿着黄铜的人满世界叫“我这是万元精品。”其实,不过两毛钱的小儿科。   

     

  “嵩颍谁最?”是从“松风山月”托出来的,是文字游戏的杜撰产品,能怎么做答?要硬答的话,你从上面的“诗释”里找去。想硬要从名字作解,我说:谁也不最,各有千秋。嵩高中天,中华祖根,但太薄,南北不过三四十里,更无希奇动植物;颍水淮源,割分南北,但十支九涸,正源尤短,不合源规,至今左中右无定论。   

     

  一部《红楼梦》,后人自我出发,抛出无数结论,早有鲁迅概述,无可赘述。郭老是红学权威,硬定性为宝黛之爱说。一生枕下之品,看到的是社会兴替史。熟论是非,舍“我”谁公?   

     

  大作意韵,其广无比。《安娜?卡列尼娜》,不只超出列夫?托尔斯泰思想领域,其结果与原意大相竞庭。他要活到今天,非气晕不可。   

     

  想归想,千万不可人身攻击,这最犯文人大忌。文论,不可轻易去人论,转移和动摇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根基,这不是文人所为。   

     

  大多文人爱钻死胡同,就我三十年前都说过自己,想把每一个中文字都嚼出个世界来。一字一人一星,都是这个世界的组成部分,谁也替代不了谁,但反过现在的医院治疗白癜风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啊?来,不去嚼出个所以然,你就不是文人,也就失去了天才之思。尤其诗人,全凭想像的翅膀去飞,去开拓境城,一当你走出凡俗,庸者不就指你“神痉”?因为与之既不同步,又不同俗。   

     

  还是想说跳舞,可你也要踢毽、跳绳、做八段锦及爬天梯等什么的,外人看来什么也不是你的精品,就跳舞也只牛仔,人看了你玩得像十七八岁,有劲,   

     

  别的净蹩脚,啥也不啥?踢毽,尽管总也汗淋淋,也不过三二十个足矣;跳绳,不过个把钟头,一个花样也不会玩;爬天梯,也只两个来回,上都上不去;八段锦,才两三天,其姿态难脱去“丑类”。然而我要的不是这,目的是身体。   

     

  不要一看到自己的所用名就心动,冲你的,你就应,不冲你去接了,一定犯尴尬。脚下有问题,抬头看看天,希望是自己前行,不是泥坑里逃命。这世界,花花的外衣就是“泥坑”,不要为了外衣而忽略了肌肤,多看点养生学,吃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