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0|回复: 0

复仇女 annrhcdq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1 19: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儿子英明出生几个月之后,结城夕子就发觉,英明和丈夫信雄没有一丁点像的地方。信雄长着浓浓的眉毛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双眼皮,和着欧式鼻,可是英明却是长着一双厚厚的单眼皮,矮矮的鼻梁配着蒜头鼻子,宛如癞蛤蟆一般。   

  在夕子的内心深处,始终无法忘却一幕不堪回首的往事,本来她以为时间会渐次抚平她的伤痛,然而这世界上很多事儿是她所不能左右的。现在却由于英明的存在,这个恶梦又不得不继续下去。     

  大学时代的夕子,拥有着智慧与美貌,年纪榜单总是榜上有名,可以说是学校当之无愧美丽与实力并重的校花。在一次校内的联谊会中,夕子结识了学长大河原信雄。两人彼此一见钟情,很快便成双成对,同进同出,成了大学校园中令人艳羡的情侣。     

  信雄本是校内出名的校草兼花花公子,追他的女生更是多上加多。可自从与夕子在一起之后,信雄变了很多。他开始不再和女生搭讪,而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呵护着夕子。那个时候,即使仅仅让彼此的身影重合在一起,心灵也会变得出奇地平静和安详。     

  几度花开花谢,几度寒来暑往,他们的爱情却不曾因时光的流逝而变质,反而是愈发的甜蜜。于是在夕子毕业的典礼上,他们便订婚了,同时夕子住进了信雄位于新宿御苑的别墅开始了同居生活。那时夕子方知,信雄的父母死于五年前的一场车祸,他的父亲生前是日本多家公司的股东,拥有着几十亿的财产。对于夕子而言,现实中一切都蒙上了幸福的纱幔。    

  然而一切的一切,却由于那个春暮,她去千岛渊公园看樱花改变了这蜜里调油的玫瑰人生轨迹。那天她来到山坡上,眼见千棵樱树枝条摇曳,如云似霞,美不胜收。那一波波涌动着的波浪,汇聚成一片琉璃的海洋。泼墨般的浓墨重彩,像质朴的爱情一样率性而直白。清风过,处宛如降下北京看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的樱花雨,与碧绿的湖水相映成趣,仿佛一幅淡雅的水墨画。夕子徜徉在一片明艳艳的花海里,满眸盈翠,花香氤氲,将这些芳菲吸入肺中,忘却今夕何夕。       

  蓦地发觉一个欺近是身影,夕子回眸一凝,已然来不及缩回头,二人四目相对瞬间,夕子立即认出这便是她高中时期曾疯狂追求她多年未果的山本秀夫。她正打算佯装没看见擦肩而过的瞬间,山本秀夫却开口了:“呀!是夕子啊!”     

  “真没想到,竟会在这里见到你。”夕子不得不回复道。     

  “四年多没见,我请你喝杯咖啡吧!”山本殷勤地说。     

  仅仅是出于礼貌,夕子没有拒绝。尽管在那一刹那,她的心空蓦地有一种不祥的阴霾掠过,宛如一股冷风从她心头吹过。     

  走进一条狭窄的胡同,走近一家咖啡馆。哪知道一杯咖啡入口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倦意,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迷迷糊糊之间,夕子感觉有人在推自己,使得她一下子便从昏睡中惊醒,望见明晃晃的月光下,窗帘在微微地抖动。       

  夕子一惊,忆起了方才和山本一起喝咖啡的情形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翻身一看,她的右侧是一个赤身的男人!       

  "啊”夕子大叫起来。       

  床上的男人缓缓地翻了个身,而后爬起来。打开了灯,说:“你醒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究竟对我做了些什么?”     

  “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再问这个岂不是太幼稚了吗?”山本冷笑道。     

  夕子顿时哆嗦起来,山本的话宛如针一般扎在她的心尖上,骤然缩成了一团。       

  “还记得当年无论我怎么苦苦追求你,你始终无动于衷的情形吗?”山本说道。         

  “就因为这个?”       

  “是啊,反正无论如何,我这等条件你也不可能嫁给我,我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山本瞪着一双丑陋的小眼睛。         

  “我要报警!”夕子歇斯底里地喊道。说罢她拿起了旅馆的电话开始按号,由于十指颤抖,居然总是按错。      

 北京怎么治疗白癜风 “我反正怎么也无所谓了,反正白癜风有什么偏方治疗吗没有什么好的前途等着我。”山本得意的说着,“可我听说你就要结婚了。只是不知道你的未婚夫得知你被迷奸之后会这么想?”       

  算计得真白癜风早期症状精明,即使他强暴了她,她也决不会声张出去的。若那样做,真正受害的只能是她自己。所以这一切,只能这作为俩人之间永久的秘密,而后若无其事地出嫁。     

  夕子的手指顿时溢出了冷汗,嘴唇在哆嗦,面色越发苍白。绝望的感觉充斥了她的脑海。当年以来,信雄一直都是夕子生活的核心。她不敢想象,如果突然失去了这个核心,该如何是好。她把嘴唇狠狠地咬出血来,最终骂了句“畜生”,而后将电话狠狠地掼在了地上,接着便是一阵哭泣。为了不让自己的呜咽声传出去,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哭声,但情感全憋在心里。而后急匆匆地穿上衣服,逃难似的逃出了情人旅馆。     

  那一刹,东京的霓虹就像沉入了海底,大街上远处的汽笛声,仿佛完全来自另一个世界。              

  好在信雄这几天出差,尚且不至于被他察觉出什么问题来,夕子返回信雄的公寓,瘫倒在了榻榻米上面,阴郁的心境,与无尽的黑暗交错着。她无法设想倘若信雄得知这一切,是否还会接受她?她既无自信,也无本钱。这使得她浑身仿佛被锁链紧紧地绑着动弹不得。所以只能极力让自己不露出任何马脚来,只为不打破眼前的幸福,相信这不堪回首的一幕,早晚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磨平。她坚信着黑暗隧道不会永远延伸下去,总有一天会走到尽头。       

  不久,夕子发觉自己怀孕了,信雄立即乐不可支地提前了婚期。就这样他们踏上了红地毯,他们的婚姻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几个月后夕子生下了一个男婴,取名英明。       

  眼见着英明一天天长大,但却与信雄毫无相似之处,夕子愈发地坐不住了。夕子本身就是那种非爱即恨的女子。本身对山本秀夫的妥协已使得她无比的恶心自己了,倘若英明当真是迷奸所留下的罪恶果实的话,那么英明实在是留不得了!思及此,夕子噙着泪水的眼睛,又燃烧起激烈的忿恨之火。脑海中的思潮急速膨胀了,毫无脉络的事实逐渐凝聚成一种推测,当推测冲动得想脱口而出时,心房急剧地跳动,眼里看到的物件都倾斜了。    

  孩子的诞生,但那却不是爱情的结晶,而是人类的自然繁殖。憎恶,已经成为不可化解的瘤疾,就像与某些人终生相伴的肿瘤一样,虽然不是致命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