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2|回复: 0

二禾 kegfkhq2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1 21: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禾干出租车司机这行已经有七年了,钱越来越难赚,每个月拿回家的钱就那么点,二禾感觉日子过的越来越艰难了。   

  那天二禾把车停在路边休息,他突然发现副驾驶的座椅底下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高价回收时间,下面是一个电话号码。他把纸条收进口袋里,开上车走了。   

  二禾开出租是两班倒,到了早上他回家的时候,还没进门就听见妻子在抱怨日子过得太难,他在门外依稀听见妻子在说,早知道会这么穷当年为什么要嫁给这个人。二禾在门外踌躇了一下,还是掏出钥匙开门进屋,屋里只有妻子一人,电话听筒放在桌上,不知道刚刚是在和谁打电话。妻子脸上没什么过多的表情,只是站起来,“你回来啦。”   

  二禾胡乱答应着,心里头很乱,无视了妻子准备接过外套的动作,直接进了屋。他躺在床上,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他突然想起在座椅底下发现的那个纸条。他翻身坐起来,伸手把纸条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来。他翻来覆去的看,但纸条上就只有那几个字,再没有更多的信息。他最后还是掏出手机,打了那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电话另一端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二禾犹犹豫豫的开口,“这个高价回收时间,是怎么个意思。”那个女人大概介绍了情况,二禾沉默了很久,最后只挤出了一句,“能叫我再想想不。”女人说如果决定了可以再打这个电话。   

  二禾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开车的时候也心不在焉,好几次都差点出事,最后也还是把车蹭掉了一块漆。他把车停在路边,出来透透气,他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回响着女人的话,“你可以出卖你的时间给我们,我们给你钱。”路上空荡荡的,只有一辆车正好停在路口等红灯变绿,副驾驶坐着一个女人,和开车的那个中年男人似乎关系很亲密的样子。他觉得这看起来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出来。   

  当车启动的那一刹那,二禾突然知道是哪里出北京都有哪些白癜风医院了问题。他突然发现,那个坐在副驾驶的女人,似乎是他的妻子。二禾靠在车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那天他很早回家,妻子脸上有几分惊讶,但是并没有问什么,还是那样不冷不淡的样子,随意把前一天的剩菜热了热端给二禾,然后借口说自己有些累了就直接进了屋。二禾坐在客厅的破沙发上,看着桌上的菜发呆。二禾从兜里掏出一个首饰盒,里面是个很简单的戒指,之前的某一次妻子在逛街的时候曾经提起喜欢这个戒指,但是当时二禾没舍得买,妻子也再没提。这次二禾狠狠心买下了它,想让妻子开心。他摸进卧室,妻子已经睡了,他看着妻子的脸,看了很久。目光一瞥却看见妻子领口隐约露出的项链。那显然不是他买的,他突然想起今天在路口看到的那个开车的中年男人。他把戒指收进兜里,走出了卧室,又坐到沙发上。他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今天的日期,那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二禾终于还是打算要打那个电话,这一次电话很快拨通,那个女人问道,“你想好了吗?”二禾手里攥着那个戒指,“我需要钱。”“你愿意卖给我多少时间。你愿意付出的时间越多,你就可以得到越多的钱。”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只不过,你剩下的时间越少,你衰老的速度就会越快。”二禾一口答应下来。   白癜风哪里治疗

  他用一年的时间交换,钱很快到手,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他把钱带回去,妻子也没有过多的过问,桌上多治疗白癜风的最好医院添了两个菜,二禾把新买的更贵的一个戒指送给妻子,妻子笑着,又给他碗里添了饭。他给家里添置了很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药多东西。钱也很快花光。于是他又一次打电话给那个号码,请求再一次进行交换。他把房子重新装修,买了一辆车,他不用再去开出租。当妻子提出想要换一个更大的房子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他并不老,可是他的头发竟然已经发白,皮肤松弛,眼神里的光一点一点的暗下去。他突然想起那个女人说的,当剩余的时间越来越少,衰老就会越来越快。“我到底还有多少时间。”他自言自语。   

  那天晚上,妻子在床上依偎在二禾怀里,又一次提起这件事。他看着妻子年轻的脸,还是答应了。夜深的时候他坐在客厅,那个破沙发早就已经被换掉。他又拨通了那个电话。“   

  “我要再卖十年。”他拿着手机的手有些抖了。   

  钱很快到帐,可是却只有三十万。二禾懵了,电话拨过去几次都没人接。电话终于拨通,二禾质问怎么一回事,对方却声音里带着不屑,“你以为你剩下的时间还能值多少钱。”二禾彻底懵了,眼一黑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二禾被送进医院,医生没有多问,也并没告知他检查的结果如何。他被安排住在一个单独的病房里面。妻子每天都会来看望他,但是只是坐在病房里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他。他也没有力气说话。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周后,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他身上插着各种管子,被各种仪器包围,妻子站在病房门口,好像在哭。他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眼皮慢慢的合上,当他就要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他隐约看见,从医院走廊的拐角处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抱住妻子,不知道对妻子说了什么。他最后残存的意识让他想起,那正是那一年在路口坐在驾驶室的那个男人。之后的事,二禾再也不知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