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4|回复: 0

白雪红梅,琉璃世界 vvksr4dq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2 05: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子   

  古语有云,手有横理纹,杀害不须论。手有纵理纹,爵位至。   

  她生来一双福泽延绵的手,掌心温软,纵纹平整而道道分明。   

  顾村人皆言之,时家小女,名暮秋,是个命格极好的姑娘。   

  (1)   

  遇见沈儒,是小寒的最后一天,天欲雪,甚冷。   

  她穿了父亲找缝娘新裁的狐白裘,桌间是碗碧梗粥,热气化作白雾漏出窗隙,似一袅炊烟色。丫鬟端着粥追在她身后,“小姐,先把粥喝了罢,再放放要凉了!”   

  时暮秋手掌执了一匝线圈,线的另头细细连着一片纸鸢,红如梅,高悬于空的那么一小点,远远的又似一颗殷虹朱砂痣。她扯着纸鸢跑,笑声绕过亭台小阁,到底是托生了好人家,又生得一双天命福骨,惯得她由了性子玩闹。   

  方到石拱门前,呼啦啦一阵大风压境,白线瞬断,红纸鸢被狂风压顶,俯冲着向下栽。   

  一时,风怒,雪起,两目茫茫。   

  时暮秋寻坠点而去,墨发染雪,嘴角噙了一缕笑,她莫名觉得畅快,似有什么徐徐缓缓爬上心头,促着她,白癜风怎么能治好去吧,去把它拾回来。   

  她愈跑愈快,便这样,在高阶外遇见了沈儒。   

  白色的线一圈又一圈缠上他黑色剑鞘,红纸鸢落在雪里,越过密匝匝、斜飘零下的雪瀑,她隐隐见到沈儒的双眸镀了层水光。她说不清楚那水光里的意味,稍一眨眼,水光又没了,仍然是一双黑沉平静的眸子。   

  蓦地,一股莫名的酸怆直冲眼眶,像沾到洋葱的汁水,时暮秋泪流不止。没有任何缘故的,泪意倒灌涌来,她几乎站不住,踉踉跄跄要往风雪里跌。   

  后来,沈儒问她,为什么会哭。   

  她说,大概是应了红楼梦里那句话——虽然未曾见过他,然看着面善,心里倒像是旧相识,恍若远别重逢的一般。   

  沈儒不语,阖下眼,一同阖下的,还有他眼里的一抹荒芒。   

  (2)   

  沈儒是侠客,其名声赫赫,请他入府,时父是花了大功夫的。   

  再过几年,大女儿时暮兰到了选秀年纪,时父深有考量。他闻听当今圣上素喜修仙练道,若暮兰能有几分剑法造诣,与圣上意趣相投,加之她容貌上乘,如何不能得圣心荣宠。   

  故而时父百般托人,请来沈儒,教导女儿直至她入宫待选。   
北京白癜风最专业的医院
  沈儒辟出一块院落,他话少,时常坐在树下,拿一块白绸布拭剑。   

  但凡他在,时暮秋便往躲红柱后头一躲,长此以往,偷偷摸摸也学去几招。趁了夜幕,她长袖一展,竟咻咻两下上到屋顶,她自己亦吓了一吓。   

  往屋檐边坐了会儿,整个人略略发懵,又须臾,她惊觉这屋檐奇高,心霎时间就慌了起来。   

  “起势不错。”   

  时暮秋恍惚又看见飞雪里的素袍少侠,他声线偏冷,此时稍有笑意,披了一身星辉,正抱剑立在屋檐下。   

  时暮秋磕磕绊绊地回应,“谬,谬赞。”   

  哪料到沈儒接着一句是,“落一个给我看。”他含笑,缓缓补充,“我等着。”   

  时暮秋半吊子水,如何下得来,她满脸烫红,头一昏,竟铿锵道,“如此良辰如此夜,下来做什么,我就喜欢上头。”说完,冷风拂过她烧红的一面脸颊,她打了个清脆的喷嚏。   

  一下秒,耳畔传来擦擦几记瓦片响声,沈儒身形微晃,已坐到她手边。她能感到沈儒呼出来的热风,和他腰间玄铁剑的瑟瑟寒气。   

  起初时暮秋一动不敢动,只是沈儒良久不说话,她才僵僵地转了一转头,眼光堪堪触及他鬓边一撮发时,沈儒开口了。   

  那是怎样一种语气?   

  揉了把粗糙的沙粒,低郁,似曾相识,又长满荒芜的草。   

  他问,“你过得好么,这些年,好么?”   

  时暮秋诧异极了,睁大眼睛忘了答,沈儒又问一遍,微咳着,“好么,暮秋,好不好,告诉我。”   

  多半他嗓音淬了霜雪似的,过于凉寒,时暮秋心底一涩,如实道,“好呀,你去乡里问问,谁都晓得时家小女儿命格绝好。东头的算命先生说,他从未见过比我更好的手相。”   

  沈儒笑了,淡淡仰起脸,说,我知道。   

  他说,暮秋,我都知道。   

  (3)   

  沈儒入府为客,离那纸鸢的白线缠上剑鞘,眨眼已三年。   

  侠客终归是侠客,不会终日屈居于一方小院落,教待选秀女舞刀弄棒。他隔三差五离开顾村,大抵去行侠客该行的仗义。他走几日,时暮秋便在绳上绑几个结,三年寒暑,她竟不知觉地绑了上百绳结。   

  百绳结,中科白癜风微信账号一弯一绕,皆是女儿家心底最隐秘的情结。   

  眼见年关将近,暮秋已编完第四十个绳结,红纸鸢再未断过线,而沈儒也没回到顾村。   

  “小姐,这窗花剪得可精细。”   

  暮秋立在窗花小摊前,听丫鬟叫嚷,便伸手拿来看。手臂一伸一缩间,视线忽的有些糊,她揉了揉眼窝,再睁开眼,掌心里是幅倦鸟归巢图,裁剪得很清晰。   

  她刚要应承,眼前又恍惚一阵模糊,脚下轰隆怪响,似从天上打来一道霹雳,将十里长街裂成无数块。暮秋一个趔趄朝石板路摔去,余光见那飞沙走石,黄土灰泥,仿若整个顾村从没存在于浩浩天地间。   

  她大骇,转瞬便没了知觉,身子北京治白癜风多少钱始终轻飘飘的,意识变得很远很远。   

  无尽的灰蒙里,忽然现出一双手来,像陡然簇起的火苗,在黑暗中清澈可见。   

  十指漂染了橙黄色的凤仙花汁,那双手拈着一块浑圆透光的白玉,轻轻递予她。   

  一赠予的动作,竟叫她慌了神,难以名状的惊惧如倾盆大雨劈头盖来,那只橙黄刺目、拾着玉的手挥之不去,她急得节节后退。便是那一后退间,赫然一脚踏空,身子失去依托向后破风坠去。   

  然后,她醒了。   

  躺在熟悉的床榻上,暮秋冷汗淋淋,低眼细瞧,周身却找不出一处伤痕。   

  丫鬟说,她晕倒在窗花摊子前,急坏了府里一干人,大夫刚走,大小姐正在为她熬药。   

  暮秋浑身打颤,捉住她的手,“那窗花摊子还在?不可能!它分明和青石街一道……”   

  一道碎成薄薄的纸屑,风一吹,粉末般四散飞去。   

  丫鬟怔住,“小姐若欢喜那窗花,我待会儿去买,离落日收摊还早呢。”   

  时暮秋匆促下床,推开门,冷风携卷了梅花香蹿进鼻口,她呛了一呛,远边的天仍旧灰白,隐绰可见红砖绿瓦。她提了裙裾往前跑,飞扬起的裙边拂过亭台小阁,又绕开朱门大院,她双足似不能停歇,一路奔向十里长街。   

  时暮秋几近能看见一串串的灯笼红,正要过去,肩膀结结实实撞到一个人,她张口欲赔礼,却瞥见一柄黑色剑鞘,再往上,是一张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