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5|回复: 0

月老忘记打了死结 ejmrfy0m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2 11: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鹅毛般大小的绒雪洒落在马路上,没一会就融化在水摊里,街道两旁的马尾松叶被铺上薄薄的一层积雪,趁着情人节许多小情侣都手拉着手许下承诺。   

  而路边的一把木椅上坐着一个男孩,男孩名叫渡言。他有着乌黑的短发,短发从未沾染任何染发剂,深邃的眸子,高挺的鼻梁,呼着冷气的唇,长长的围巾挂在肩上,一件藏蓝色的妮子大衣,保暖的米色长裤,全身透着一股高贵的气息。   

  他冻红的手中握着一个精致的小礼盒,身旁放着两杯热乎乎的奶茶,看来他是在等人。   

  积雪被踩出沙沙的响声,女孩的步伐很急,她就是渡言的女友沐语,沐语大波浪的金发被雪花装饰着,像极了天使,她眼眶有些湿润,白皙的肌肤很是苍白,加上单薄的衣服显得十分柔弱,不由分说的就把渡言搂住。   

  沐语在冷风中瑟瑟发抖,渡言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心疼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沐语不出声,只是默默地抱着渡言,看她的情形渡言也猜到沐语和家里闹矛盾了,他摘下围巾给沐语围上,突然他记起兜里的礼盒,渡言把礼盒打开放在沐语的眼前,一般里面都会放戒指吧,可是他却只放了一根红色的绳子。   

  家里人一直逼沐语结婚,在一起三年了,渡言从来没有提过结婚的事,本以为这次渡言要向她求婚,可是他无厘头的送了一根红绳子,这让沐语心里感到很失望,难道他真的和那些富二代一样把自己当玩物吗?还是说她只是他众多女友的其中一个,根本不值得在乎。   

  沐语拍掉礼盒,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家不是很有钱吗?送我个破绳子是在戏弄我吗?现在你玩够了是不是想踢开我?那好,我们分手吧。是我自作多情了”这些问题渡言还没来得及回答,沐语就跑开了,他挪不动自己的步伐去追回沐语,因为他爱她爱到骨子里,他的心有千万个小孔在流血。   

  他难受,因为沐语说分手,他难受,因为一对红绳子是他徒步三十公里去月老庙求来的,他难受,因为他早已定好了婚纱,他难受,因为他花了三天两夜为沐语设计了独一无二的钻戒,只是为了给沐语一个梦幻的婚礼,可是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   

  渡言坐在地上,直到奶茶凉透了,他发丝几近花白,道路上又多了一层积雪,他才记起回家。   

  ta们在一起是因为一封错误的情书,大学里,渡言是公认的校草,很多女孩子都暗恋着他,只是不敢有人告白,不是因为渡言看不起人,而是因为他以学业为重,一心只想拿到全省第一,让那些纨绔子弟看看人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再有钱的人也必须为自己的人生努力。   

  沐语也喜欢着渡言,很欣赏他身上的那种气质,哪怕是与他说一下话对她来说已经是奢侈了。   

  运动会时,她扭伤了脚,请了一个月的假,刚回到学校就迎来一次十分重要的测试,如果这次测试能拿年级前十名就可以直接进入高级公司工作,这让沐语不得不更加努力追上其他同学,为自己的人生铺上一条大路。   

  天还没完全亮开,沐语就推开了图书馆的大门,她落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里比较好下了不少功课,必须下苦功夫才行。   

  宽敞白癜风皮肤病的图书馆里貌似就沐语一个人,也对,那么早谁会像她一样大清早来补习功课。   

  书架上一本赞颂爱情故事的小说却吸引了她的视线,沐语拉着步伐到书下面,因为书放得太高,她只看见了是由渡言写的,印象里这本书获得过嘉奖,一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人竟然还会得奖,这世间只是无奇不有啊。不自主得想把书拿下来看,无奈,沐语个子不够高,只能眼巴巴看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渡言出现在沐语的身后,一伸手便拿到了书,他微笑着问道:“你也喜欢这本书吗?”   

  沐语一回头惊愕得说不出话,ta们俩的距离只有咫尺,这是出现在她梦里的情节,愣了很久她才回答说“恩,很感兴趣”。   

  面对沐语的呆萌,渡言也哑言了,好像才发觉彼此之间的距离太近了才拉开了身子,柔声说着:“这是我父母的爱情故事,虽然我没有亲眼所见,但是经常听他们说起,不知不觉中就构思了这本小说。”   

  渡言把书交给沐语,并且告诉她他每天早上都会在这,可以帮沐语补习顺便巩固一下知识。   

  之后ta们的关系越来越近,一起吃早餐,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出去散步。   

  而沐语的好朋友心妍看见沐语与渡言走得那么近就请她帮忙送情书,本来一开始沐语是不同意的本来这种事还是亲自去比较好,可是心妍拿彼此的关系威胁她,沐语才不得不去。   

  学校的草地上,渡言安静的看着书,沐语犹豫再三,还是上前了。   

  虽然不是为自己送情书沐语还是紧张到了极点,说话也结巴了,秋天的草地上只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道:“渡言,这,,这是,,给你的”沐语递上一封粉色的信。   

  空气好像凝结了一样,很久,渡言才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接过信问:“是你写的吗?”   

  “啊?不。。不是”沐语别过头,不敢直视渡言。   

  他又说道:“我希望接到的是你,而不是别人”   

  沐语语塞,不是说好送信的吗?怎么发展成这样了。   

  渡言看沐语没反应继续说道:“沐语,从我第一次遇见你就喜欢上你了,你的模样是我见过最美丽的风景,我想用一生的时间来守护着你,我们在一起吧”   

  面对渡言直白的告白,她心动了,可是心妍怎么办?琢磨了半天只说出一个字:“我。。。。”   

  他把她紧紧揽入怀里,语气坚定的问道“沐语难道你要把自己的幸福送给别人吗”。   

  沐语回复着他的拥抱,眼角泛着泪花回答道:“我也喜欢你,我也好想守护你”   

  一个黄昏,在金黄的草地上,ta们互相交换了初吻,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记忆。   

  脑海里全是关于沐语的回忆,漆黑的屋子里静静的就他一个人,手中的礼盒从未离开过。   

  一个月了,他待在房间里没有出过门,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帅气的模样多了几分颓废,从不喝酒的他现在以酒哄自己入睡。唯一清醒的时候却看见了桌上的请帖,在父母的逼迫下沐语还是选择了遵从,她要结婚了,她真的彻底离开自己了。   

  渡言找出前几天店员送来的婚纱,洁白无暇的布料,抹胸式的设计,折花裙摆上一圈圈的珍珠像是ta们的记忆链一样,他在想她穿上一定美极了了罢。   

  三天后,酒席上好不热闹,身着婚纱的沐语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即使浓浓的新娘妆也掩饰不了她眼眶的微红,她面无表情地坐在主客席上,还有一会婚礼就要开始了,而她心里全编辑评语也许北京治疗脸部白癜风的医院很温馨。(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