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5|回复: 0

画宅为牢 miooeax5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2 11: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都说,沈家老爷新娶的四姨太,仿佛就是天上的嫦娥下凡。虽然没有秦淮女子的明眸笼烟,亦没有闺阁小姐的欲说还羞,却仍旧在宿城这个繁华如水的小城里不负盛名。   

  她的模样是极让别人羡慕的,只是她的家世却不然。   

  她,不过一个徒的女儿。   

  直到,她被父亲卖给了沈文,宿城最富有的男子。   

  别人都说她是很幸运的,终于摆脱了缠人的父亲。可其中心酸,别人又如何得知?   

  因为,沈文今日刚刚咽气。   

  她嫁的是冥婚。   

     

  沈公馆在宿城是最大的府宅。听说沈老爷当年跟随张作霖的队伍闯南走北,后来张作霖死后他便告老还乡做起了商人。   

  外人传言沈公馆的屋子金碧辉煌,就连吃饭的碗筷都是金的,多少人盼着能够进沈公馆瞧上一瞧。   

  可又有人悄悄的说,沈公馆闹鬼。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沈公馆就会出现一个吃人的妖怪,沈公馆的很多下人都无缘无故的失踪。警察署的人来了很多次,可都是一无所获。   

  苏落自是不信这些。   

  她只愿草草度过余生便罢。   

     

  苏落是在一个寂静无光的子时坐着花轿嫁过来的。   

  穿过长长的坟地,半弯残月垂在天际,一切都是阴阴的,森严壁垒间,连杨柳都显得格外恐怖。   

  沈公馆比想象中的凄清许多,苏落一步一步都走得极为胆颤。   

  爹说,即便嫁的是个死人,也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她直直盯着大厅中央的那口棺材,里面躺着的人穿着鲜红的喜服,与自己的嫁衣融为一体。   

  她惊慌地向后退了几步。   

  可是她很快明白过来,她已是砧上鱼肉,无路可退了。   

  苏落冷静地做完一步步礼仪,任凭着别人领着她做着任何事。她明白,她的前路早已如死水,命运如灰。   

  可到底是她错了。谁能想到,下一秒蹦进在你心里的会是谁?   

  大厅里的人并不少。虽是冥婚,却也是明媒正娶,沈公馆的排场自是不会少。   

  下人将沈老爷扶到主坐上,旁边坐着的是三姨太。三姨太是宿城有名的戏子,不仅美,而且媚,浅眸低垂,勾唇轻笑,哪怕是一个细微到极致的动作,都能勾勒出数不尽的万般风情。   

  沈老爷一共三个孩子。大少爷沈温荣从小远赴英国留学,二少爷沈温良接管家族商业,最小的是三小姐沈碧。还有人说沈老爷有个私生女,至于是否真假无人能够证实。   

  素闻沈碧小姐架子极大,从小交横跋扈,如今一见果然名副其实。   

  苏落还在打量着宾客,却被一声爽朗的轻笑打断。   

  你便是我爹新娶的四姨太?   

  苏落抬起眼帘,来人是沈温良。他有着颀长的身姿,嘴角弯起的笑容好似暖意的春风,即便微微皱起的眉目都好看得绝世无双。   

  苏落篡紧了衣角。   

  沈温良盯了她许久,才缓缓说出一番:解舞腰肢娇又软,似垂柳在晚风前。庸脂粉见过了万万千,似这般美人儿几曾见。   

  苏落不识得字,可她却听过这句戏文,那是张生看见崔莺莺的美貌时唱的词。   

  只是,她非崔莺莺。   

  而他,亦非张生。   

  料得行吟者,怎怜长叹人?   

  【二】   

  夜里的沈公馆安静的可怕。   

  苏落盯着房间,一片红光,却唯独少了该有的模样。沈老爷的棺材靠着床边,苍白的面容上不见一丝血色,尸体上散发出的诡异让她难以直视,只得端坐在床边止不住地颤抖。   

  苏落曾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穿上红妆的那一天。那应该是晚风轻拂翠柳,依依杨柳迎风摆,桃花艳,正是花开时节。   

  只是,今夜黑寂漫漫,白雾皑皑。   

  突然窗边的烛光跳了一下,一道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苏落想起了关于沈公馆闹鬼的传闻,本就狂乱的心此时早已是悬在胸口。   

  她壮着胆子走出房间,却没任何人的影子。她正疑惑中,却听到一阵呻吟。   

  苏落虽是未嫁女子,可也对男女之事略懂一二宝宝白癜风能治好吗。她猛然停住了前行的脚步,欲要转身回去,却听到了女子婉如玉盘的咯咯笑声。   

  她说温良,你就不怕你爹在九泉之下知晓与他的三姨太在此逍遥?   

  怕,我当然怕。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何况你是这宿城最美的花。   

  这是沈温良的声音,苏落这一生都不会听错。   

  三姨太娇声魅语问他,若是那新来的四姨太也如我这般勾引你呢?   

  馨儿,我这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人。   

  苏落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去的,她浑浑噩噩地拖着自己的身子走回房间,却突然被惊吓在地。   

  棺材里沈老爷的眼睛不知何时睁开了,此时正冷冰冰的望着她。   

  苏落的后背一阵阵发凉,而沈老爷白癜风的症状及治疗却突然坐起。   

  她一下子晕了过去。   

     

     

  翌日,苏落清晨醒来。床边棺材里的沈老爷依旧静静地躺着,根本没有起来的痕迹。   

  或许只是一场梦罢了。   

  伺候苏落的丫鬟进门给她洗漱穿衣。却听到外面人报信,三姨太死了。   

  报信的丫鬟说,三姨太的尸体是在花园里的假山下发现的。   

  苏落听后,正在梳发的手突然止住。许久,才淡淡一句,陪我去看看。   

  花园里早就站满了人,看见苏落的到来,沈碧那狭长的眼尾里流露出万分怨恨,咬牙切齿道,凶手。   

  凶手肯定不是她苏落。只是到底是何人,她却犹疑在胸。   

  三姨太的胸口插着一把冷冷的匕首,寒凉的光折射在苏落的眼睛,让她睁不开眼,不得不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哼,做贼心虚。沈碧再次咄咄逼人。   

  小碧,别胡说。沈温良适时地打断了沈碧的话,同时吩咐下人将三姨太的尸体移走,然后大家全散开。白癜风怎么能治好   

  沈碧最后重重地凝了一眼苏落后,不情愿地离去。   

  只剩下苏落和沈温良。   

  苏落亦转身走开,却被沈温良叫住。   

  她缓缓转过身,对上他的清澈眸子,脸红心跳。   

  沈温良手执起一物,那是她的手绢。难怪沈碧一口咬定是她杀了三姨太,毕竟她的随身物掉在了现场。   

  苏落从他手中拽过手绢,欲要离去,沈温良适时地将她一把拉过,拥入怀中。重重地呼吸打在她的耳根,痒痒的,沁人心底。   

  四姨娘,你可要小心。整个沈公馆都藏着秘密,不该说的千万管住嘴。   

  苏落猛地一惊。   

  沈温良松开手,转身离去。   

  她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伸手摸向袖口,她的手绢根本没有丢。   

     

     

  其实,苏落认识沈温良早在五年前。   

  那时的苏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