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3|回复: 0

我很想你 kcphvifa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2 16: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整理着桌子上铺得到处都是的原始凭证。手机铃声响起时,手忙脚乱得都没顾上看来电显示。   

  “还记得?那年我们曾许下的愿望,星星骗了我们,我们却因此上了一课,成长必修的学分。”   

  我没有听到话筒那边的人说话,眼泪却来得猝不及防。   

     

  (一)   

  我站在烈日下,有些发蒙,此时是正午,太阳明晃晃的,照得空气都像是着火了一样扭曲了。我蹲在某小区外的花坛边,寻视了很久才找到的这一方阴影。   

  在我灌下第七瓶矿泉水后,终于看到了相片上的本人。   

  她穿着深蓝色的绸布长裙,像一弯深蓝的潭水,明亮好看。黑亮的头发盘成一个花苞,架着墨镜,举着阳伞,还挂着一条扎眼的大红绸布披肩,活像个文青。   

  我捋了捋头发,疾步奔去。看到如此迅速奔跑的人影,她吓了一跳,刺耳的尖叫声划过耳膜,震得我有些耳鸣。   

  然后,我晕了过去。原因是中暑。   

  也难怪,我从早上一下车就风尘仆仆地赶到她的住处,结果小区的门卫任我说得口干舌燥也不肯让我进去。就差没放狗赶我了。   

  当天她带我到独居的公寓,我才真正感受出了差距。   

  她的父亲是导游,精通十三门外语,一些小国家的语言多少都会说一些。母亲是药剂师,开了个小型的北京中科医院忽悠药店。   

  她说她儿时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跟在母亲身后帮母亲抓药。   

  由于家庭原因,她会的东西也是很杂,几乎什么都会一点。   

  在她面前,我唯一能够让自己自豪些的事,就只有我坚持了近三年的爱恋。我告诉她,即使最后这份爱恋不得而终,我也要看着他幸福了才能放心。   

  她浅笑着说,我是她见过的,最执着的姑娘,一如她对我的第一印象。   

  我和林沧水相识在一个文艺吧,在一堆装死文艺不偿命的帖子中,那个帖子尤其新颖。叫同城传话铺子。   

  一路看下来,无非都是希望爱的人过的好或者是叫楼主偷偷转告自己对某某的欢喜。   

  我是在末页看到她的留言的,短短的一句话:夏天那么短,思念却很长?。句子后面跟着破折号和QQ号。   

  她的说说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诗句,今天李清照明天白居易。有不认识的人评论说矫情,我在暗地里偷偷地赞成了这个评价。   

  这是后话,而她只用“姑娘我幸福太久了想故作哀伤,无病呻吟下不成嘛”做回应。   

  我只嘿嘿笑着。   

     

  (二)   

  不知是我幸运还是怎的,入校第一个礼拜就再次见到了李斯达。   

  他还是原来的样子,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高瘦的身板上校服松松垮垮地套着,细碎的发被风揉得有些凌乱,却不显邋遢,面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   

  我抱着要交的语文作业站在对面,踌躇着要不要打招呼,又怕他记不起我是谁,只得呆呆站着。   

  直到他“嘿”了一声我才反应过来。   

  “小学妹?”   

  我眨巴着眼睛,深深地感到脸热的都可以烤鱿鱼了。   

  “你记得我?”   

  “当然啊,我做了你一个礼拜的车夫诶。”他笑得很灿烂,映得并不张扬的脸很是明亮。   

  “你要去交作业吗?”他扫了一眼我怀里的本子道。   

  我脑袋一热,差点忘了还有这档子事儿,红着脸跟他道别。往反方向跑去。   

  傍晚沧水给我带晚饭来时我跟她说了这事儿,她只说我是走了狗屎运,刚进来就碰见了男神。她很失落地叹了口气,察觉到我不解的目光,带着点解释的味道说:“我怎么就没你这狗屎运呢?”   

  那时我并没有在意。冲她抛了个媚眼,“那是,老天爷终白癜风怎么治最好于知道姑娘我生活不如意,还不让我好好开心一把?哼哼哈哈……”   

  我们靠着场边的座椅笑得花枝乱颤。   

  沧水在我们学校隔壁的中医学院念书,也大我两届。   

  说“也”,是因为李斯达大我两届。   

  和李斯达的交集应该从我那辆破自行车开始延伸。   

  是初一的下半学期,那天下着大雨,我那辆破车在半路突然掉链了。大雨冲刷得让我很难睁开眼,全身湿透,狼狈得很。   

  我狠狠踩了那破车两脚,仍不解气,却别无他法。   

  李斯达把伞递给我的时候,我正蹲在车边哭得不知所措。   

  那时他也还住在河里镇上,已经初三,穿着黑白相间的校服,跨着自行车,书包懒懒地搭在肩上,有些被淋湿了。明明不是很深刻的五官,却莫名让人觉得温暖。   

  后来他载我回家,说:“看在是同校的小学妹,而且也还顺路的份儿上,在你买新车前我都可以载你上下学哦。”当时的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突然高大了,并且在后来的日子里总会想起他。   

  可彼时的我对暗恋这种事还是避之不及的,即使觉得每天可以见到他很好,但却怕他人的闲话,和带着探究的眼光。   

  所以我心一横,一咬牙,花了我所有的积蓄买了一辆自行车,而且是最便宜的那种。这对于生活过得很拮据的我来说已经是大手笔了。   

  一个礼拜后我在路口等到他,嬉笑着告诉他自己买了车让他以后不用再每天来接我时,心口像是被人撒了一捧沙般堵得难受。   

  我跟着他骑了一路,到学校后他从包里拿出纸笔记了号码给我。   

  我心里登时开满了蒲公英,带着欣喜,美不胜收。   

     

  (三)   

  经过几次试验,我发现几乎每次去交语文作业都会碰见李斯达,见到我时总会叫我小学妹。因此我交作业也变得越来越殷勤了。   

  礼拜五我没有回河里,而是跑去沧水的公寓,想拿她做挡箭牌,约李斯达吃饭。   

  沧水答应时,我满怀欣喜地跑去给李斯达打电话,庆幸的是他没换号码。   

  自从他考上市里的高中后就举家卖了老房子搬离了河里。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他,就像在那个雨天前,从未遇见过他一样。也不知道他后来是否有再回到河里爬山,观赏看起来几乎触手可及的云朵和天空。   

  李斯达赶到公寓的时候明显一愣,我笑着给他们做介绍,随后拉着沧水在厨房里唧唧歪歪。   

  “妞,怎么样?”我眼里闪着精光,她知道我有多看重她的评价。   

  “不错啊,你眼光从来都不差。”她笑着。   

  即使我知道她会说什么又如何,只要我知道她是支持我的,我就有勇气将这三年的暗恋布知于众。   

  只可惜我从来都不是如何细腻的人。   

  整顿晚饭,我和李斯达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瞎扯。沧水都没有怎么说话,面对陌生人她一向如此,话不多说,女神气质尽显。   

  在沉默的空当,我在脑子里排练着北京治白癜风等会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