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2|回复: 0

卿颜如画之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murnsi5l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2 17: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苏誉,是安陵国的皇长子。安陵国虽然国土面积不大,但位于东西交通要道,是一个富庶的国家,也是历代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在先祖几代的努力下,安陵国渐渐壮大,不仅巩固了原有的国土,壮大了势力,还吞并了周边的一些小国,渐渐成为这片势力范围内最大最强的国家。周边其他的国家,要么与我国达成协议,世代同好;要么俯首称臣,归顺我国。到了父皇这一代,安陵国已经由最初的尚武之国转变为一个重视文治的国家。安陵国国民受着这国风的影响,也都平和友善,通情达理。   

  作为父皇的长子,我从小就接受了严格的教育,文韬与武略,是选拔安陵国王位继承人的首要标准;又因为长子的身份,我与其他兄弟姐妹相比,闲耍的时间就更少了。我本来以为我会像父皇一样,顺理成章地继承王位,接手国家,继续将安陵国壮大,变强。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将我原来的希冀彻底化为泡影。   

  在我16岁那年,东方新崛起的蛮国九夷攻入我国,太平已久的安陵国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明显感到力不从心,虽然父皇为大军部署殚精竭虑,以至三夜未寝,我军还是处在劣势,唯有苦苦相抗,延缓蛮族进程。看着日益逼近王城的九夷大军,我大骂蛮族的背信弃义,苦苦哀求父亲,希望父亲能准许我亲自出征,以壮我军士气,拼死一战。没想到父亲坚决不肯答应我,甚至把我赶出营地,连参战的资格都没有。   

  最后一战,父皇把我叫到跟前:“誉儿,此乃寡人一劫,终究还是要亲自面对,逃是逃不掉的。父皇不让你出征,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和资质,是因为……”父皇定定地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因为部署军队而几夜未合眼的父皇,我双膝跪下:“父皇有什么话,尽管对誉儿说吧,誉儿一定……”还未说完,父皇突然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铠甲,又回头看了我最后一眼,大步向前走去:“该去迎敌了!誉儿,答应父皇,不论此战结果如何,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只要你在,安陵便不会亡!”听着这近似诀别的话语,看着父皇最后那留恋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里医院专业的眼神,我赶忙追赶上去。但迎接我的,却是一扇紧锁的宫门。   

  安陵败了,虽然好似意料之中,但我却终究不愿承认这个事实,直到,我看到父皇焦黑的尸体,看到母后服毒而亡的凄艳,看到王城下因为一夜激战而幸存下来的残兵败将,看到焦黑的泥土和被鲜血染红的护城河水;直到,我以质子的身份与安陵国残存将士和国民被押入九夷……   

  那漫漫的长路,好似永远也走不完,我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支撑到九夷,我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对待我这个徒有虚名的皇子,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这群粗鲁的蛮人去那个我不熟悉的,厌恶的、陌生的国家……也许,这就是失败者的待遇吧?在我多次想跟随父皇母后的脚步,去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冥冥之中,父皇最后那句“只要你在,安陵便不会亡”总是回荡在我的耳边。我苦笑,我不甘:为什么现在的我连选择死的机会都没有?只要我在,安陵便不会亡?可是,父皇,现在的我,又有什么能力保护我的国家、我的子民呢?   

     

  半月后,我来到了九夷,这个让我厌恶的陌生国家。   

  在九夷的大殿上,我被带到最中央。我知道,这是九夷的王想向群臣展示他的“战利品”——这个最能显示他智谋与勇气的“战利品”。   

  但是,我坦然地站在大殿的最中央,无悲无喜。我告诉自己,既然选择活着来到这里,就注定要过一个质子的生活,忍受这个身份所带来的一切。已经从鬼门关走过一回的我,怎么会就此低头呢?但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也许是看我太过淡然,伤了他原本高傲的心,竟然要我脱衣服——当众脱,以此展示他的权利,羞辱一个亡国之子。我在心里苦笑,虽然在九夷,我是质子的身份,但,由于父王已逝,此刻的我,代表的,是安陵,我是安陵的王啊!九夷蛮族,我恨,恨不得现在就将王座上的他刺死,但是,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相信,只要我在,安陵,便不会亡。   

  我微微吸一口气,再次抬起头来,竟带有一抹笑意:“既然是王的命令,苏誉当然不会拒绝。”于是,我宽衣解带,从容不迫,先是罩袍,再是外袍,再是里衣……当我脱到上衣的最后一件时,我看到王惊诧的表情,听到原本寂静无声的大殿充满了群臣的窃窃私语。他们也许认为我会因为国家的尊严反抗一下,哪怕稍微迟疑一下,可是,我就这么脱。果不出我所料,当我将最后一件上衣脱掉,正准备脱鞋时,一位大臣面带尴尬地向九夷的王进言:“陛下,我看此事适可而止便好。毕竟安陵已败,亡国之徒,不足为患。况且,我九夷虽不是礼仪大邦,但也是通情达理之国,所以,恳请陛下……”我看到九夷的王一挥手,制止了我的下一步动作,略带怒意地叫人把我押下去。我从容不迫地从地上捡起被我脱下的衣服,再一件一件地穿上——里衣,外袍,罩袍。我看到要带我下去的两个将士鄙夷的神情,甚至有一个在看我穿上最后一件衣服后,低声骂了我一句“废物”。   

  跟着他们走,我不知道他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偌大的皇宫,在我看来倒显得冷清与寂寞。不知转了几个角,我被带到了皇宫深处的一个僻静院落。说是院落,是因为比起宫室,它没有高大的宫墙和森严的守卫,周围只有一座两米多高的围墙将其与外界隔开,院落中的杂草野花,在我看来倒颇合心境。居室不大,一个人倒也足够。两个将士带我环视一圈,冷冷地说:“此后你就在这,好自为之。”我点头,“有劳二位。”他们走后,我就真正开始了我在九夷的生活——那段我最不愿回忆的经历。   

     

     

     

  也许真是世事难料,这样寂静的生活,竟然也能被人打破。   

  那一日,将近正午,我正在院中的画台上画梅,虽是野梅,不是什么高贵的品种,但在茫茫白雪中,倒也颇有一番风骨。自我入住这僻静的院落,便有意培植些花花草草,这样,也不至于太寂寞。今年,是我在异国度过的第一个严冬,这里的雪,比起安陵,倒来得更为肃杀、寒彻。   

  我正聚精会神地画着,突然,听得“噗通”一声,好似有重物坠墙而入。我也并不在意,也许是大雪满枝、枝头不堪重负所致的滚落之声吧。但,随后而来的事情证明我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先是片刻的寂静,然后又是一阵响动,让我不禁怀疑这好像是一个会动的物体。我放下画笔,一边暗叹这突如其来的响动扰了我的兴致,一边起身去看个究竟。这,竟然,是一个编辑评语现在尽量避免用第一人称写文,怕功力不够把自己写进去了。但考虑再三,这一篇,我还是用了第一人称,而且整个过程我的性别还发生了转化(我能说其实我很痛苦么?很分裂的感觉),希望不会让大家觉得他是个“娘炮”。    这个题目,我看到很多人写过,风格有温馨的,有凄凉的。也许是因为这句简单的话在每个人读来都会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里医院好有不同的感觉吧,我的感觉,就是这篇文。至于结局,我真的很想让它圆满、温馨,但也许是“分裂”太久了,我深知,像苏誉这样的人,只适合在最华丽的时候消逝,就像流星一样,美丽易逝。也许会有人问我,为什么最后死的不是女主?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说,在我“变身”苏誉的时候,对自己爱的人,我能做的,是竭尽全力护她周全而不是抱着她的尸体痛哭后悔,况且,那时的“我”有这个机会,不是么?    与此同时,我也一直在想,目前塑造的“卿颜”角色,自己到底最喜欢哪一个呢?自己又最像哪一个呢?等写完了这篇文,仿佛穿越了一回的我,也渐渐明白,其实,在我塑造的世界里,每一个角色,都是我喜爱的,他们每一个,都有我自己的影子,只是或多或少的区别而已。因为每塑造一个人物,我都会用心体会他们,暂且成为他们,陪他们一起笑,一起哭,无关功利,只因为单纯的喜欢。(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