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5|回复: 0

伤口 bitylxnk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2 19: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电风扇在头顶垂死挣扎,日日攀升的温度摆出要把空气煮沸的架势。看似认真地坐在桌位上的我,实则十分煎熬地掐着手腕。如针扎般的痛楚无时不刻不在刺激着我下一刻就会崩溃的神经。  中科医院曝光  

  “报告,老师——”我突然站起来喊道。正在上课的生物老师面露不满,去又不得不停下来,用手背推了推眼镜看过来。   

  “怎么了?”未到中年就早早秃了顶的男老师不耐烦的声音被压得很低。“了”字陡然向下,莫名有一种窒息感。可我什么都顾不上了。   

  “我……我有些……不大舒服……”我支吾着说完后脸上全是心慌的表情。可我实在备受煎熬,脸色惨白,身上的衬衫因为汗成半透明状黏在身上。   

  老师也不在意少我一个,便挥了挥他那长满了根根分明汗毛的手,示意我走。我如获大赦,慌里慌张地向外走,由于紧张被门槛绊了一下,以头抢地的可怜姿态趴了一身灰。教室里一片嘲笑与戏谑,一张张满是嘲讽的脸在我眼前放大。那老师瞪了我一眼又继续上课。我逃也似的离开了。   

  一路直奔厕所,躲在隔间里解开衬衫,早上包的纱布被黄色粘稠的液体浸透。我不住惊骇,用手小心揭开纱布,一圈圈下来那种痒痛被一种诡异的触觉代替了。那是一种温热的感觉,好似有无数的手从伤口抚过,到最后一圈时,我看见被黏液浸透的纱布某处突起又平复凹陷。那是什么东西在蠕动,而且数量十分可观。呼吸在这一刻停下来,手不住颤抖,慢慢扯开那浸透了脓液的纱布。   

  粘稠的液体拉出丝来,心口上的窟窿现在爬满了白色的蠕虫,它们彼此密密麻麻紧挨在一起,身上满是黄稠的粘液,它们争先恐后地往里钻。有的在伤口边缘分不清颜色的卷起的皮肉上挣扎,有的在粘液中翻滚,有的“啪”地一声裹着液体的虫子掉在肚子与腿上。这一切让我不住干呕,头晕目眩。   

  我发疯似的扣挖着伤口,忍着恶心用手探进伤口,企图把虫子掏出来。手上湿濡的触感让我有点恍惚。脓液淌下来,顺着皮肤。随着动作的继续,莫名的有一种快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胡乱把纱布绕回去。穿好衣服往外走。   

  不安驱使我去见一个人,她是我的老师,她是那样美丽温柔善良。我敢断言这世上没有谁可以可以有比得上她的美好。我径直走向学校后山假山构成的山洞里,我的生命的所有秘密都在这里。这里也是我们私会的地方。我走进去老师果然在那里,她身子歪靠在一旁的石壁上,睡着了。   

  她一袭白色纺纱裙,看起来晃若天仙。想到这里我有些不安,忍不住靠近她,靠近她,就是这一份执念让一切脱离了轨道。轻轻地坐在她身边却又不敢离得太近,目光一遍遍勾勒她的侧脸,完美的线条令人心醉。虽然她没有答应和我在一起,不,不,她没有否认,不拒绝的沉默就是允诺。一定是这样……   

  心口上的异样加重了,我竭力定了定神,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在老师身上,我伸出手,仔细地抚过老师的额头,鼻梁,紧闭的双眼,还有轻阖的嘴唇。有些冰,但我不在乎,我的老师我心心念念的老师就在我身边沉睡。   

  “老师老师”   

  外面的坏男人肯定找不到这儿来,美丽高洁神圣的老师怎么能和坏男人在一起呢?有钱就了不起了吗?长得帅中科医院专家微信又怎样?他不会善待老师的,所以我告诉老师他脚踏两条船不是欺骗,是预见。我是为了老师好,为了保护她。我才是最爱老师的人。只要现在她还在我的身边,现在她还这样安静地在我身边。   

  我看着她,如果她现在睁开眼,她会看到我的双眼里全是柔情。我说了会儿话,她一直不作声,我知道她累了。确定周围没人,小心地离开。又在厕所呆了一会儿,才慢吞白癜风问答吞地趁课间回教室。   

  没有人注意到,在教室最末尾的角落里,有一只蛰伏的野兽,带着溃烂的伤口,带着悲伤的秘密,窥视着他在乎的“你”。   

  又过了几天,胸口的伤加重了,那些虫子开始不满足于寄生,它们啃食伤口,慢慢变大,它们在身体里四处游弋,如果你注意,你会发现,在惨白的皮肤下有阴影在移动,不时凸起。可是没有,没有人注意这浑身散发悲伤的小兽。   

  恐惧此刻如同影子随行,我迫不及待地跑到山洞,看见老师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没有了往日流动的光彩,此刻了无生机,如同空荡荡的黑洞。   

  不,那就是洞。我猛地扑上去,抓起她的手,可她全身爬满虫子,白色的肥胖的,和我伤口上的一样,我忍不住伸手摸上胸口,可哪里有什么伤口。   

  我连连后退,看到老师肿胀身体下粘糊糊的液体,看到老师溃烂身体上爬满的虫子,跌坐在地上,脚边还有几只虫子挣扎,那肥胖的饱满的蛆虫。   

     

     

  “前段时间闹得满城风雨的女教师失踪案破了,你知道了吗?”   

  “是高三那个长得特漂亮,和一个高富帅交往的那个女老师吗?”   

  “就是那个,据说是被她班里一个男生杀了,就丢在后山,要不是一对小情侣在那私会还不知道要多久才发现.”   

  “那个男生你知道是谁吗?”   

  “不清楚,据说很孤僻,没朋友,看起来特别猥琐。他附近的人都当他是怪胎,离他远远的。”   

  “看起来还真是这样。看来以后要里这种人远一点。中午吃什么?”   

     

     

     

  在黑暗的角落有一道伤口,脓液将伤口边缘的腐肉泡得发白,蠕动的蛆虫里有的化成飞虫从伤口里飞出来,沾着绿色的粘稠的液体。   

  它在你身上吗?编辑评语  很久以前写的小说,那时候刚结束期中考,刚看完《四十四号孩子》,心里面很难过想排解,《伤》就出生了。它是我写的第一篇影响到别人的小说,虽然为此付出了代价,但是我还是想要分享,想要得到回响。  不被主流接受的题材,想要被接受。(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