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72|回复: 0

温柔的雪 5vm5trvo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2 23:5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窗外雪松矗立,车间的棚顶落下了一层的白,天车在来回的走着,给舞动的雪花增添了动态的色彩。远处高楼在茫茫的天地中隐隐而现,显得孤独、高傲。帘幕升到了顶,从窗内望去,似乎只有雪花和天车是动着的,没有一丝的风。窗几上叫不上名字的盆栽遮住了窗下的景,不得不起身,才能看见偶尔在雪地中走动的人和穿行在厂内小路的车。   

  灯熠下的办公室岑寂一如往常,流转的光阴像刺眼的午阳,让小雨难以看清这个世界。窗外雪花纷纷,灰蒙的天空难以望尽。天空白茫茫的,雪肆虐的飘着,心绪随着聒噪的声音飞了起来。   

  故事就发生在深冬。北风凛冽,寒彻入骨。   

  那年的冬天比往年更加寒冷,古城的天空早已没有了湛蓝,树木萧瑟,残花凋尽。往日繁华的商业街如今也安静起来。下午街边偶尔有围着厚重的衣服遛狗的老人。狗儿四处跑着,哈着白气,直到主人手中的绳子被崩紧为止。跑不动了,就翘起一只后蹄,把自己的味道留下,虽然天冷,但是狗儿还是要坚持自己的“规矩”。   

  顺着大街侧边的石子路直往前走,便是小雨的学校古城一中了。一中的大门是铝合金制的左右开电闸门,平常只在东边开一个仅容两人同时走过的小口,小雨每天就从这里走入校园。传达室的值班员是个老大爷,在传达室的旁边是学校的保卫处,保卫处一共有三个人:一个光头微胖,听说在校门口的一条街很有势力;一个是平头个矮,每天见的次数最多的就是他了;最后一个很高很瘦,一般都见不到,只有光头出现的时候才能见到他。再往里走,便能看见“古城一中”四个大字了,压在四个大字上面的是学校的“腾飞”主题建筑,不大,但是很有特点。植在建筑两旁的是两棵大雪松,冬天一遇了雪,枝叶像极了鹰的爪子,健硕有力,一起风便晃荡起来了,飘散了漫天的雪片,鹰爪也变得残缺不全了。   

  今天是周五,小雨早早的走进了学校,站在雪松下,手轻轻的摩挲着雪花。往常这个时间,高三的学生都还在宿舍睡着呢,可是小雨没有,他喜欢雪,每次下雪他都起的特别早,说是为了看刚落地的雪花和流动的刚融化了的雪,那些景色特别的美。不远处保卫室的烟筒还出着涅烟,电闸门挡住了白茫的雪路。校门外的房墙下看到一个红点在动着,在漫天雪花映衬下,红色显的耀眼夺目。整个天地,若不是炉烟,怕是只有这红色了。红色渐渐的近了,雪松也被风晃动了起来。   

  “你起这么早啊?”女孩看见小雨杵在那便问道。   

  小雨四处在找着什么,好像没有听见,五指把手中掠起的雪花捏成了雪水。   

  小雨是二班的班长,每周一,年级主管要组织各班班长一起检查卫生,对每个班的卫生情况要打分。检查卫生的时候,小雨总是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每进一个教室,班长们总是要和教室里相熟的同学调侃一下,小雨就跟在后面,没有言语,只是和他们一起笑着。到了四班,经过南边靠窗的位置时,小雨总要乜斜一下:课桌上摆着厚厚的资料书,资料书侧下方有明星的贴画,笔四处放着,头发披散在红色的外套上。有时看的傻了,两个目光便相遇了,小雨眼睛躲闪起来,女孩便笑了。   

  风变得大了,树枝上飘扬下来的雪在小雨的头发上蒙了厚厚一层,女孩看小雨痴呆着,便走了。   

  “雪花是白的,融化了的雪是净的,而她是未落地的雪,流动的雪水,是深于白、净的。”小雨对着脚下的白雪愣愣的想着,手里还捏着一团雪,融化成的水从指缝间流下来,感觉一阵冰凉。太阳要东升了,小雨甩甩手,重掠起一层雪,走去教室了,上了楼梯便将雪晶放进了垃圾筒。   

  教学楼很宽,直挺挺的对着学校的大门,共有四层,每层有十个教室:中间部分是高一;西边是高二;最东边是高三;高三二班在教学楼二层,上了楼梯左手边。教室里没有暖气,深冬的寒风从门缝钻进来,吹的桌上的书本翻起了页,小雨双手隐入袖子里,只露出食指的一节翻动着课本。今天是语文早读,教室里读书声朗朗。   

  桌面的贴画已经模糊不清了,摞的很高的资料书和披散的头发正好掩住了走神的女孩,她还在想着刚才的一幕。   

     

  学校的宿舍环境差,冬天没有暖气,又不许使用电褥子,近处的学生都回家住了,远处的学生们大都选择在外面租房子,小雨和女孩都住在外面,租的房子离学校不远。   

  女孩的名字叫小乔,她的家所在的村子和小雨家所在的村子相邻,在路上常能相遇。小雨骑的自行车是绿色的折叠式,每次从家到学校都骑着它,高高的个子总显得和车子不相配,但是很好辨认,远远的就能看见。大雪后的马路已难以骑车了,大雪覆掩了坑洼的石子路,长路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脚印。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雪在北方是常见的,但是今年却来的特别的迟。大路旁折出的石子路的尽头便是学校的大门,石子路两旁又曲折着许多小巷,家家门口都栽着柿子树。柿子树的叶子早已落净了,但是枝桠在满地白雪的映衬下显得尤其精致,漂亮极了。码起来的砖上也覆了一层的雪,白的和绛红的掺了起来却又畛域分明。校门口的小卖部已经拉起了卷闸门,腾着热气的早餐也已经摆出来了,厚厚的白褥子北京治疗脸部白癜风的医院盖着荷叶饼,香味在白色的蒸汽里变的有形了,四处漫开来。   

  刚进校门小乔就瞧见了远处的小雨,穿着赭色的皮外套,被洗的泛白的黑色呢子裤刘云涛,短发上飘了一层的雪。走的近了,脸上的青春痘也被映的更明显了。   

  认识小雨是初中的事了,俩人初中在同一所学校,小乔常和小雨他们在一块玩,关系很好,但是初一第一学期结束后小乔就转学了,高中的时候才转回镇里。高一刚报到的那天,小乔便遇着了小雨。   

  石子路在开学报到的那天也丢掉了暑期安静的神色,热闹起来。道路两旁挤满了摆卖日常用品的小贩,道路上是摩肩接踵的报名大军,小雨就挤在人群中,肩头扛着被北京治疗白癜风的正规医院褥,父亲跟在小雨的身后,拿着小雨的洗脸盆和一些其他的洗漱用品。小雨已进入了青春期,脸上起长了些许的青春痘,留着小平头,前额在阳光下显得锃亮,肩上的被褥让小雨弯下了腰,他低着头向学校走去。   

  小乔报名来得早,已经从学校出来了,正遇见了穿着青色短袖、篮球短裤、黑色布鞋的小雨,但是小雨没有注意到她,刚要喊出声,小雨已经走远了,小乔心里有些沮丧,以为小雨已经认不出来自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