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1|回复: 0

恋君非君 30jt2vso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3 00: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次见他,是在外公的书房,我吵吵闹闹着要外公带我去领居家找小胖,因为小胖总是抓我的小辫子,还抢我的书包丢着玩。我要找外公帮我撑腰,外公会功夫,可厉害了。那一年,我7岁,他11岁。   

  我发现,他总是喜欢跟着他爸爸一起来找外公,小小年纪,身板挺得倍儿直。肯定是遗传他爸爸,想必,将来的他也一定是准备加入军人行列的。那天,我风风火火的不顾舅妈的阻拦跑向外公的书房,那个时候,外公还是很喜欢我的,比喜欢陆营还要喜欢我。你看,就连书房禁地我都可以毫无顾忌的闯进去,也不管外公是不是在接待客人。而那时,他就站在他爸爸的身后,他爸爸和我外公正说笑着,他却还是板着一张脸,一点都不像10岁的小孩子,那个时候我以为他已经16,7的样子,或许是他腰板笔直衬的他的身高超出同龄人很多,或许是他眉目清冷,不似别家孩子那样稚嫩!总之,他是一个好看的人,在那样我还是个小屁孩儿,他也还是个小哥哥的年纪,我在初见他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长大后要小哥哥讨我做媳妇儿!   

  我不管不顾的缠着外公,要外公为我主持公道,在一旁的夏叔叔还笑我是个不省心的小丫头片子,外公很无奈,但又不能吵着我出去,索性就让我在一旁闹他继续和夏叔叔讨论着他们之间那些话题。我看到小哥哥一直在看着我,还是那个样子,不会笑,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像个木头人,我冲他做鬼脸他也毫无反应,后来他告诉我,当时他看着我觉得我特别讨厌,特别烦人,他一点也不喜欢我这种丫头片子。你看,原来那个时候他就那么清楚的讨厌我了。那天,送夏叔叔走的时候,我故意走到他身边用手指戳戳他胳膊,他回头看我一眼,我趁机一脚踩在他的鞋上,要知道,那是一双很干净的白色运动鞋,可他也只是皱了一下眉。还是不同我说话。看他走的背影,我心里暗暗想,以后你若来一次,我便惹你一次,直到你发怒恼我为止。可自那以后,他便再没来过,有一次我问夏叔叔小哥哥为什么不来了,夏叔叔告诉我他转学了,学校离得远他开始住校了。我那个时候年纪小不懂那么多,只当是小哥哥不愿意再见我。小孩子心性的我便把这件事忘了,忘了招惹他的事,也忘了将来要他讨我做媳妇儿的事儿。   

  我和小胖一起在六中上学那会儿,初三开学那天,小胖很难得没有欺负我还请我吃了一顿“大餐”,在我们家附近的小门店里,他用仅有的5块钱给我买了一堆的零食,当时真的是大餐,当时的5块钱可以买好多东西呢。我问他为什么,他特别正经的告诉我说快毕业了,他想对我好点。我记得当时我笑开了花,捣蛋鬼终于要转变为护花使者了。就是嘛,早该这样了,你看领居家好多漂亮的女孩子都有护花使者,我不丑,真的。皮肤白白的,外公总说我比他那两个孙女白净多了,他那两个孙女叫陆营,陆航。个顶个的漂亮。其实,小胖要是不欺负我就好了,不过,现在也不晚。   

  第二次见他,是初三下学期,那天是我们刚过周末返校,一进教室,大家就在讨论新转来的那个学生,无非就是说他各种帅飞,各种学习好,各种背景好,当我见到他时,一如初见那样,他身板倍儿直,就连坐那儿都是,脸上面无表情,小木头进化成大木头,就连眉目间那丝清冷都如小时候一模一样。可当时我并未认出他来,竟是他先认出我来。好巧不巧,他占了我的位置,我这种性格,二话没说把他书包和刚掏出来的几本书直接搬到我身后一个空位上,当时我想,我都已经坐这么不显眼的位置了,怎么还有人抢。他还是一如从前对待不喜欢的,侵犯他的,一皱眉就过了,可那天他说话了,他说:野蛮丫头,从小到大都是。猛然间,我想起来那个人,真的是他,我一直都以为我是不会再见到他的,我一直都以为就像我躲小胖养的那条狗一样他躲着我。这种人就应该你惹他一次,他便绝不会再给你第二次的机会,可偏偏我就是那个例外。自此,我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对他的折磨。他始终都是皱眉,皱眉,再皱眉,我数过,那半年里,他对于我仅有两次正面交锋的时候,不算刚见面我挪他书白癜风十大专业医院的那次,一次是我们班里有人给我送情书,特别特别粉嫩的那种信纸,在我还未触碰到我人生中第一封告白信的时候,被他拦下了,他像扔卫生纸一样把它扔进了垃圾桶,皱着眉头对我说:好好学习,不然我就到陆爷爷那里去告你状。当时我的心情就像一个刚喝完中药吃不到糖的病人一样,可我居然没有发火,只是独自感叹就这么没了的春天啊。第二次,是放学后,我和小胖一起回家,小胖刚买了辆新自行车非要载我回家,我只好答应了,我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皮肤医院刚一答应,大木头就拽着我校服领子,把我拽到一边对小胖说,他去我家看我外公,顺路带我回家,小胖眼巴巴看着我,我挺想告诉他我愿意坐他的单车,可大木头正拽着我领子呢,我惜命啊。小胖只好瞅了一眼大木头骑着新车子消失在一堆单车少年中。我不是一个矜持的女子,大木头带我回家,我坐上去直接就抱住了他的腰,他试图掰了几次之后放弃了,我是死也不会放手的。那天,我叫他大木头,他不喜欢,他告诉我他叫夏迪非。   

  初三结束的那个暑假,夏迪非又像小时候那样,时常跟着他爸爸去外公家里,我有一次问陆营,夏叔叔是不是外公的另外一个儿子,怎么总是过来,陆营这个时候总会打我头,说我脑子里装的都是木屑,除了占空间,毫无用处。还会堵塞闹袋。她告诉我,夏叔叔是外公的得意门生,外公喜欢他,是要重用他的,很多事情小孩子不需多问。我撇撇嘴,你还不是都从陆航姐姐那里打听过来的。陆营和陆航是一对双胞胎姐妹,比我大4岁,和夏迪非同龄,我比较喜欢和陆营玩北京白癜风到哪里治,她比较能闹爱玩,陆航太安静,就像一幅画你只能挂在墙上看,摘下来就缺了那份感觉了。我也不喜欢陆航,总是一幅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要交流的样子,看着就亲切不起来。   

  整个暑假,夏迪非来几次,我就拉着他玩几次,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大多时候都是叫上小胖一起打打游戏,踢踢球,或者打打羽毛球,夏迪非喜欢打篮球,我会让小胖多叫几个人来陪着他一起打,我就会在旁边拿着水,拿着毛巾,备着创可贴,时刻准备为他服务。好几次我要帮他洗衣服,他刚换下来的T恤,他一点别扭都没有,都丢给我就走了。我就会像个小媳妇儿一样屁颠屁颠跑回家手洗干净以后晒干,还要闻到一股特别清香之后我才会给他,我一直喜欢他身上那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可我每次洗完都不是那个味道,我也问过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