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3|回复: 0

与君不同归 gib0jihu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3 00: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九月,山林里一片萧瑟之景。小路上,有一行人步履匆匆往山中而去。不知他们走了多久,领头的老人终于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不远处的那道黑色身影,眼神突然变得无比的阴冷。   

  “洛冰炎!”上官长老对那人厉声喝道。   

  经上官长老那有着浑厚内力的一声吼,山崖上的乱石怪木都不约而同的颤抖起来。   

  “伯伯,你喊那么大声也不提前说一句,霓颜的耳朵都快被您震聋了!”众人身后的一个黄衣女子不停的抱怨着,表情很是不快。   

  虽然大家吵吵嚷嚷声音一直不小,可是当事的黑衣人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只是端坐在磐石上安然的抚着琴,奏出如泉水般泠泠的旋律。   

  见此,上官婕不禁嗤笑道:“长老,那洛冰炎莫不是变聋子了吧?她不是最厉害的么,怎么……看见这么多人就怕了?”   

  “婕小姐快别胡说,那冰君可是杀人如昆明治疗儿童白癜风麻……”旁边有胆小的人连忙阻止她。   

  “哼,怕什么!”她倨傲的扬着头叫嚣:“洛炎!你有本事就来和本小姐打一场!你难道不想为你家的小野种报仇了么!”   

  她的话声还未落地,琴音突然变得尖锐,铮铮杀气在四周散发开来……   

  下一秒,上官霓颜就发出了一声尖叫,食指颤颤指向了上官婕,随着她的手指看去,众人惊恐的发现上官婕的那双水灵的大眼……竟变成了两个空洞,鲜血从中慢慢流出……   

  “以琴音为剑……”有人喃喃道。   

  “帮助教训一个小辈,各位不必道谢。”黑衣人漠然出声。   

  上官长老瞪着一双不可置信老眼,手攥的紧紧的,“你……妖女!你先是带走了我们上官家的希望淇儿,你现在居然又剜去了婕儿的双眼!你……好狠的心啊!”   

  “狠毒?”洛炎笑,“当年琉霖舞活活打死我娘亲时,她怎么没有想过自己狠?上官婕在淋淋的药碗里放毒时,她有想过淇么?有想过她是淋淋的亲姑姑么?”   

  上官长老语塞。   

  洛冰炎看着他们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又冷笑道:“上官婕做的出这等灭天理的事,我也只是刺瞎了她的眼睛。琉霖舞害死我娘亲,我也只杀了她一人,本君没有迁怒他人,已是对你们仁至义尽。”   

  “淋淋她不是我上官家人!我们家永远都不会认一个妖女所生的孩子!”上官霓颜恨恨的说着,眼里的泪马上就要落下,“若不是你,淇哥哥怎么会死!”   

  “你算是什么东西?”洛冰炎勾唇一笑:“淋淋是我和淇的孩子,这一点是事实,不需要任何人承认。”   

  “你……你嫁给淇哥哥不就是为了报仇么?!你那个孩子根本就是个孽种!”上官霓颜的话里满含痛楚,更深层的却是对自己识人不请的悔恨。“我当时真是瞎了眼,竟会同意你进我们家门!”   

  “后悔了?呵呵……只可惜,没有回头路呢……”这个曾经最信任她的小妹妹,终于也要离她而去了。   

  “你们走吧,本君不想再说什么……如果想报仇,欢迎你们有实力了再来,本君——”她的身影在夕阳的一片红光里消失了。空气中还留下了她的最后一句话,“必会奉陪到底。”   

  风声渐渐大了,秋叶哗哗落地的声音被众人的脚步声掩盖了。   

  历史可以被深埋,彻骨的痛苦也会随时间淡化。但是对于有关淇的记忆,洛冰炎……她能忘记么?   

  小木屋前,红衣少女独自在空地上跑来跑去,脸上露着如花的笑容。一个驻足良久的少年憋不住好奇心走来问她在干什么,她擦着汗笑嘻嘻的说,她在追自己的影子。   

  追影子?那不是很无聊么?少年不解的想着。   

  少女说:“因为影子可以一直陪着我玩,它也不会像其它人一样嫌弃我笨笨的啊!”   

  她的回答让少年觉得心里一阵抽痛,他拉起她的手,微笑着说:“我来陪你玩,好不好?”   

  “为什么呀?”   

  “因为影子累了,所以它让我来带给你开心。”   

  “那……”少女偏头想了一会儿,“你会像影子一样一直陪着我么?”   

  “嗯。”少年很认真的点下头。   

  上官淇说,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许诺,亦是最重要的一次。   

  长大后的上官淇和洛冰炎,不再玩小时的孩童游戏,但是每当想起这段时光,嘴角还是会敛不住的笑。   

  他们成亲,过着平静的生活,还有了可爱的女儿。   

  一日,洛冰炎神色晦暗的来见上官淇,开口便是:“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怎么了?”他问。   

  “是不是……你母亲杀了我娘?”她犹豫着,却终是问了出来。   

  上官淇听罢,放下了手中的茶盏,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说:“冰儿,对不起……”   

  “……你果然骗了我。”她没有掉泪,只是感觉,心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当年的事,是个意外,我希望,你能原谅她……”他继续说道。   

  洛冰炎忽然大笑,“呵呵,上官淇,这件事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吧!你一直瞒着我,一直耍我……”   

  她的美眸里射出一丝嘲讽,“当初你会和我做朋友,不也是因为可怜我么?不就是为了替你那杀人的母亲赎罪么?!”   

  “冰儿……不是那样的……”   

  “我不想听你的辩白上官淇!我告诉你,我冰君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杀魔冰君——江湖排名第二的,杀人如麻且从不见血。   

  上官淇没想到她为了报母仇竟是已筹划了多年。   

  他没办法补救母亲曾经的错失,他只能去,用自己去。   

  他打不过洛冰炎,他心知肚明。   

  但他,更不能看着母亲被挚爱所杀。   

  所以,在最后的一战中,他用生命挡住了那柄刺向洛冰炎的剑。他在最后还是在求她放过自己的母亲……   

  她抱着他的尸体,就呆呆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泪水……如雨点般扑扑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洛冰炎死死的咬住下唇,心不知痛至何处……她,才是你最重要的人么?   

  可是……那我呢?我们的淋淋呢?你说过的永远呢?   

  上官淇……你不可以骗我……   

  冰君在那一天发了狂,她杀了琉霖舞……她不配做淇的母亲……她在淇死后居然一滴泪都没有流过。人心非铁石,怎能无情?   

  ……   

  幽潭边   

  “淋淋,”洛冰炎疲惫的轻轻唤道。   

  “娘——”淋淋忽然红着眼睛扑到她的怀里,小脸上满是哭过的泪痕“我……我刚才梦到淇了。”   

  她愣住,然后苦笑着摇头北京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是那个……   

  淇,我可不可以说,我后悔了呢?   

  不管你心里最重要的人是不是我,我都不编辑评语她是他此生都够不到的太阳,他广州权威的白癜风医院只能感受到她遥远的却又无比温暖的阳光。(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