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8|回复: 0

二雷 ivx3d01t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3 01: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雷大我两岁,年少的时候带我玩泥巴。二雷认识一种土,掺水一揉就可以变成韧性很强的泥巴,我们可以用来制作成大大小小的泥巴碗。那个时候我们不会做成别的东西,就算是泥巴碗,二雷做出来的碗也总比我的好看很多。   

  突然有一天我停下来问二雷:二雷哥,我们做这么多泥巴碗干什么用?   

  二雷哥停下来,摸着脸上的泥巴,想了想,说:不知道,说不定有一天能派上用场。   

  二雷的爹叫二叔。那个时候,二叔是我最崇拜的人,因为他有一台拖拉机,那是全队唯一的大型机器。每当二叔发动拖拉机,冒起一阵浓烟,接着轰哧轰哧,全队的人都能听见。我们小孩就齐刷刷跑过去,盯着这个神奇的大家伙,它居然会动。二叔的拖拉机承接队上各种运输工作,稻草垛、玉米杆、杀猪桶,我们常常趁二叔不注意,跳到拖拉机后斗上,吹着风,闻着浓浓的烟味儿,感受着无比的快乐。二叔看见便停下拖拉机,把我们赶下去,说:兔崽子们,快下去。我们撒腿就跑。   

  有一天二雷趁他爹不注意,开着拖拉机哼哧哼哧跑。把他爹吓得半死,在后面拼命追。我们在后斗里面朝着二叔做鬼脸。二叔边追边喊:你们这些兔崽子,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二雷开出去没十米便撞上稻草垛子。   

  二叔平时脾气就不好,当天更是火冒三丈,一脚将二雷踢飞。我们见状撒腿就跑。   

  我问二雷为啥要开拖拉机,二雷说经常看见他爹开,觉得已经掌握了方法,就想试试,没想到撞稻草垛子上。   

  后来有一次,二雷和隔壁村的四狗子干仗,用晒干的泥巴碗把四狗子的头砸破。四狗子在医院躺了俩月。   

  四狗子家人到二雷家闹,二叔一脚又是把二雷踢飞。   

  我问二雷为啥要打四狗子。二雷说他看见四狗子抢锅巴妹手里的锅巴,上去就和他干仗,干着干着就砸破了头。   

  我问二雷这下泥巴碗是不是算派上用场了。   

  二雷点点头。   

  后来四狗子家里要两万块钱医药费,不给就打官司。   

  再然后我看见四狗子他爹把二叔的拖拉机开走了。   

  二叔啥也没说,抽着旱烟,默默看着拖拉机被开走,眼中含着泪,一时半会不敢往外淌。   

  二雷拿起泥巴碗追着要砸,又被二叔一脚踢飞。   

  锅巴妹是我们的玩伴之一,因为手里常常拿着一块锅巴,所以大家叫她锅巴妹。那次以后,几件事情起了变化:二叔的拖拉机没了、我们的快乐少很多、锅巴妹常常把手里的锅巴递给二雷吃、二雷不吃。   

  二雷跟我说:这次是他对不起他爹,将来一定补偿。   

  很多年后,二雷买了一辆崭新的东方红lz2040拖拉机送给二叔,二叔头发银白,抽着旱烟,望着眼前的大家伙,眼中的泪稀里哗啦往外淌。   

  后来我们念书,二雷依旧常常一言不合就和别人干仗。二叔踢飞过很多双鞋子。   

  初三那年,二雷喜欢上隔壁班上一个女孩,结果女孩喜欢上隔壁班上村支书的儿子,二雷二话没说把村支书的儿子打进医院。   

  之后二雷被勒令退学。二叔当年气的差点发了心脏病。四处求情,好不容让校长法外开恩允许二雷参加中考。   

  二雷当时想辍学,然后打算娶那个喜欢的女孩回家做老婆。结果那女孩在火速转学。   

  二雷一生气,中考就答了一科,总分25分。   

  二叔叫二累滚,再也别回家门。   

  二雷便滚出了家门。   

  接着在接下来的很多年里,我和二雷甚少联系。高考后,我上了大学,去了城市。偶尔看见路边的拖拉机便会想起二雷、想起他爹二叔。   

  二雷,总觉得那个时候其实也很崇拜他,崇拜二叔因为二叔有拖拉机,后来二叔的拖拉机没了,我便不再崇拜了。而崇拜二雷,因为他直爽的性格、简单的风格。他的世界爱憎分明,处事简单利落,我行我素,不藏不掖。虽然自己没少挨揍,但活得潇洒。这是我一直做不到的。可能因为我天生胆小,看见可怕的东西,先想到的是跑,二雷想到的是找泥巴碗。   

  前一些天偶然的机会我和二雷阔别数载后再相聚。二雷给我讲述着滚出家门后的故事。   

  二雷说,滚出家门才知道,原来家是那么好。那些年自己混,以为自己很牛逼,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   

  去一家饭店端盘子,因为点小事,被老板指着鼻子骂,我那脾气,你也知道,上去就和老板干仗。差点干进派出所。   

  后来,慢慢北京中科医院是假的吗的,我才发现,我再能干仗,肚子饿了也干不动。   

  最落魄的时候我就饿在城市的街头,和流浪猫抢垃圾桶里面的馊窝头。   

  这两年好了很多,有了钱,开个宝马回家。大家都对我爹说:你们家二雷有出息了。连四狗子他爹也来我家串门。据说哪个医院看白癜风较好四狗子把人女孩肚子搞大,要结婚,女方要10万块钱。就来找我爹借钱。   

  我跟我爹说:有些事可以不去提,但是不能忘。不借。   

  我爹也只好听我的。   

  你别看这两年我挺风光,买房买车,其实在外面也是装孙子装过来的。去做销售,陪客户喝酒,喝到趟医院打吊瓶。   

  我以前觉得自己一直是老子,结果后来处处给别人装孙子。   

  你知道,以我的性格,很难。可是我欠我爹一台拖拉机,还有好几双踢白癜风图飞的鞋子。我说过我要补偿,所以就告诉自己,要赚钱,要拼命。   

  于是就开始忍气吞声,克制脾气。一步一步,就成了今天的样子。   

  我说:今天的样子其实挺好。   

  我说:那你成家了吗?   

  二雷一听面露微笑:还记得锅巴妹吗?   

  为此,我连喝十杯啤酒。   

  敬现在满是唏嘘却又心满意足的幸福。   

  敬现在低头看地抬头有你的相互理解。   

  敬用青涩一点点交换而来的轻狂。   

  敬回忆。   

  二雷说:有一次我在垃圾桶捡吃的时候,被锅巴妹看见了。她拿出一块锅巴递给我。后来我们结了婚。   

  总有几年,会觉得最辛苦的事情不是自己的坚持,而是如何纠正他人对自己的看法。觉得这种纠正不是在乎他人,而是不想委屈自己,真的努力了,就不想被人看得太低。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你慢慢会感觉到:一个人对很多事有长久的坚持,便能改变很多人对自己的看法。   

  除了爱情。   

  锅巴妹对二雷似乎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看法,她手里的锅巴永远都在给二雷准备着。   

  而那个隔壁班的女孩,时隔多年后,二雷开着一百万的车、穿着两万块的西服去参加同学会、她依旧会躲着远远并窃窃私语地说着二雷是神经病。   

  二雷说,后半辈子自己不想那么任性编辑评语喜欢这样的文字风格的看看吧(作者自评)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