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0|回复: 0

尸兄,别过来 lmawbj45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3 05: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是一场秋祭的来临,穿过重重叠叠的山脉,趟过星罗棋布的溪流,掠过密密麻麻的古树。终于可以看见一片宽阔的土地。三十个着白衣的女子围成一个很大的六角星芒,中间一青衣女子迎风而立,墨发飞扬,女子差不多有四十多岁了,鬓角微霜,眉眼间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华。女子身旁架着巨大的火堆,使得周围的人显得那么渺小。   

  风中传来低吟声,“三十年了,足足三十年了,成败与否,就看今天了!”   

  (一)   

  绿树掩红墙,轩窗半倘,楼阁里传来噼里啪啦的东西摔裂声。“我不嫁,我不嫁,为什么,我和大师兄就像兄妹一样,我为什么要嫁他!”面色苍白的离央做在碎物旁,手心里全是尖锐的碎片。   

  而那个据说是她父亲的人负手而立,全然不顾她的想法。“你这个逆女!我把你养这么大,你以为老子是白养的,这个由不得你,你嫁也得嫁,不嫁还得嫁!”中气十足的男人拂袖而去,被狠狠关上的门发出巨响。“把门锁上!成亲之前不许小姐迈出房间一步!”   

  方才还在哭泣的女孩随手摸了把眼泪,委屈的看着手心里的碎片。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避开碎片蹦到轩窗边。轩窗口一身红装的辰澈半倚在一颗树上,抱着长剑,悠闲地看着蹦蹦跳跳的离央。   

  “辰澈,怎么办啊,我不想嫁给大师兄!”呜呜呜呜呜......   

  “别用手揉眼睛,别哭了,丑死了!”少年有些不知所措,把轩窗完全打开,虽然脸上各种嫌弃,却依然用干净的衣袖擦着女孩的脸。可惜事与愿违,女孩哭得更大声了。   

  辰澈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有气无力的道。“别哭了,都快及笄了,大师兄人挺好的,喂,喂喂喂,别哭了,我不说大师兄了行不行,见哭声不止,辰澈认命的叹了口气。   

  “这样吧,你先假意配合掌门,后天你成婚时,喂在路上接你,不过你得想想之后你要去哪里?大师兄性子沉稳,掌门多有赏识,掌门之位多半也是要传给大师兄,你嫁给他有什么不好。”   

  “呜呜呜呜呜.....”本来听到前面还挺开心的离央听到后面又哭了起来。其实她不是一个喜欢哭的女孩,娘亲死的时候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不是她绝情,对于一个从来没有享受过关爱的孩子来说,娘亲只是一个代名词。她也没有叫过那个人一声爹,他不许,她更不稀罕。只是偶尔会觉得好委屈,而这种委屈也只会在二师兄面前表现出来。   

  三日后,热热闹闹的花轿出了昆仑派进入了大山,民间传统,凡事招亲的女子出嫁时都要绕远门后再进门才吉利。行走至大山深处时,突然狂风大作,百鸟撕鸣,山里的动物惊慌失措的横冲直撞,吹打着的唢呐声诡异的停了下来。风停了,周围静悄悄的,从极闹到寂静离央的心都提了起来。呜呜呜,唢呐声又响了起来,由远及近,风起了,夹带着彻骨的寒意吹起帘角。   

  一群面无血色苍白如纸的人抬着一架很大的尖尖的东西走来。明明吹的是喜声,偏偏那些人都穿着白衣,只有那高高的东西是红色。啊啊啊!离央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   

  那些人没有脚,他们,他们是用飘的,那个高高的东西不是别的,是放在漆黑的棺材上轿子!周围的小厮,吹打唢呐的工匠,丫鬟全都愣在原地,满目惊色!   

  离央很想叫醒就在轿子外面的翠竹,可惜她吓得根本发不出声音!伸出的手就那么停在外面!   

  棺材轿子越来越近,离央都可以看见轿子里坐着的高大的黑影!冥婚!这是离央心里能够想到的唯一的事女性白癜风怎么治疗。突然,棺材上的轿子帘角里伸出了一只手,一只勉强算手的东西,有成年男子两个手掌大的手上布满粗糙的沟壑,非常长的黑指甲闪着寒光。   

  那只手离她越来越近了,离央的心都快要跳出胸膛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一路上,她心心念念二师兄来救她,可惜他都没有来!现在她突然不想他来了。离央可以感受到风里携带着的寒气,还有手上尖锐的疼痛。那只手的指甲滑过她的手臂留下一条伤口就像一条蜈蚣一样。然后一把抓住翠竹的腰扔锦了棺材!离央都可以听到翠竹纤弱的腰在他手里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二)   

  离央是被出门的惠民大师救的,醒来时,周围全都是穿白衣的人,惊得她坐起身来,手指无意识的捂住那道伤痕!惠民大师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她,离央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提的很高。   

  “逆女,这回看你怎么办!好好的成亲被你毁了,说这一切是不是你策划的!”啪的一声,墨迹华狠狠的抽了离央一耳光。离央的脸快速的肿了起来。一旁温润的大师兄慌忙的上前,心疼的想要摸她的脸,离央厌烦的撇开他的手。“师傅,风华愿意娶师妹为妻,请师傅成全!”   北京治疗白癜风最正规的医院

  墨迹华眉眼间都是惊喜却还是假装不好意思的反问“这样太对不住你了,都怪这个逆女,师傅一定好好收拾她!”   

  “师傅,师妹脸上有伤,还是等些时日再行婚礼吧”风华恭敬的对墨迹华行了个礼,又转身温柔的看着离央“师妹,你不用担心,师兄会保护好你的!”   

  离央的目光快速的扫过众人,没有看到辰澈的脸,长长的叹了口气。   

  一连过了三五日,离央都没有见到辰澈,她都不太敢出门,手背上的伤口不断的扩大青紫色蔓延到她的手心。这一天,离央终于决定出来了,方想走远些,隔壁的屋子里传来声音。   

  “师傅,尸王这次来到人间不知道又要害掉多少少女!此次秋祭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灭了它!”义正言辞的声音响起,离央知道说话的是那个很可爱的的比自己大两岁的女孩,这些天都是她陪她说话。所以她能很快辨认出来她的声音。   

  “嗯,为师正有此意,此次秋祭已经准备完北京治白癜风好毕,只等着那一刻的到来,不过......”话语在这里顿了顿。略微沙哑的声音又想起。“那个女孩的尸毒已经越来越深了”   

  “师傅,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离央是那么好的女孩子......”   

  后面的话,她没有听下去,惊恐的跑开了!所以没有看到在另一棵柱子后,那个血迹斑斑的少年。   

  离央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头昏昏沉沉的,神志不清,晕倒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她看到人会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种感觉深深的折磨着她,该死的诱惑!就像吸血鬼看道人一样,听到血管里血液流通的诱惑。她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她越来越惊恐,这个时候,她非常想念二师兄,以前她害怕的时候,总是有他陪伴着他,可惜现在......   

  她害怕自己变成怪物,每天晚上她都不敢睡觉,只要闭上眼睛,那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