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4|回复: 0

情深难与共 dunrnitf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3 06: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在一座小城市理念师范,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会在一座更小的城市里找一个语文老师的活儿,工作,养老,死去。   

  Z听了我的话后哈哈大笑“工作,养老,死去?”他半是戏谑的问我“陈康缇,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让我和你一起去死?”   

  我忽视他话里的嘲讽,睁着眼任凭他吻上我的唇。Z的吻技很好,缠绵中带一丝挑逗,总能让我在深情之时还提醒着自己不要当真。   

  Z可能是我男朋友。   

     

  我和Z相识于图书馆,那是个诗情画意而且在小说中出现频率挺高的地方。根据小说创造定律,男女主角的第一次邂逅通常是在女主角仪容不整的情况下发生的,可那天我穿了一件驼色大衣,黑色的过膝靴巧妙地隐藏了我腿型上的缺陷。   

  据Z回忆,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很惊艳,“特别是双唇,阳光下有种让人想咬下去的冲动。我被他的这个马屁拍的很满意,虽然我已经不记得他所描绘的很诱人的双唇是哪一只口红的杰作。   

  他像个小痞子一样搭讪要了我的手机号,隔一天便约我出去玩,一来二去就熟了,过程流畅得像所有言情小说般莫名其妙又水到渠成。   

     

  Z第一次吻我的时候,我都还不知道我们是男女朋友,我借着一点酒气感受着他的唇舌,口腔之间满满都是清酒的味道。   

  就像大多数校园情侣一样,我知道我们在一起是因为寂寞。   

  Z说,你真特别,外表明明像个公主。   

  我已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妩媚朝着他笑:“其实行动随便的像个荡妇?”   

  Z放开我哈哈大笑,不羁中的一点邪气迷倒了身边不少女孩。   

     

  我不怎么有朋友,身边的人说我高傲的像个公主。   

  我喜欢化一点淡妆,那些五颜六色的颜料能让我的脸看上去更有轮廓;我总是穿很贵的衣服,它们总让我在一堆把地摊货穿的很时尚的女孩中显得格格不入;我很少参加师范学校五花八门的活动,大多数时候我宁愿在图书馆消磨掉一整个下午。   

  我知道Z说我特别不是指这些。可我不知道他究竟指什么,我没有去探求,因为我知道打开Z的心房很难很难;也因为胡混了两年多的我正准备考研。   

     

  我说我要考A大的时候Z还是笑。不过这次的笑没有什么特别意义,它是嘲笑,仅此而已。   

  A大里的每一位导师都是我们专业的泰山北斗,我知道自己希望渺茫。   

  我看书等着Z笑,他笑够了揽着我的肩膀说:“有志气总归是好的,或许我可以从今天开始和你一起去图书馆。”   

  我没有对他的嘲笑予以反击,正如我没有对他的陪伴表示接受与否。   

  但他嘲笑了我,他陪伴了我。   

  我想在这方面我和Z还是很配的。我从不替人做决定,Z从不在乎别人的决定。   

     

  Z在图书馆总是百无聊赖,打游戏、看视屏、听歌或是找女生搭讪,什么都试过了,出了学习。   

  某次搭讪碰壁回来,Z对我说:“我一直觉得你特别,因为师范女生很矜持,从不随便给别人留电话。”   

  “师范男生也很矜持”我说“从不随便要别人的电话   

     

  我开始怀疑这个公子哥可能会耐着性子陪我一直去图书馆,尽管他总是百般的不耐烦。   

  如果不是Y的出现。   

  Y的出现,是大三即将结束的那个夏天。   

  他穿一件绿色的T恤站在我的宿舍楼下,拎着的一大袋子果脯像是每个来看女朋友的男生的手笔。   

  我一下子感到手足无措北京白癜风那里好,因为穿着白色蕾丝裙的我,也因为身边站着穿着明显和我的白色蕾丝裙是情侣款的衬衫的Z。   

  衣服是Z买的。他知道我不穿地摊货,这两件衣服花了普通学生两个多月的生活费。材质很柔软,样式大方的一如我平时的穿衣风格,因此我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如果不是Y的出现。   

 北京哪家医院看皮肤病白癜风最好 Y的出现让我觉得这种温和的米白色很是刺眼。   

  Y在一所很好的大学学工科,男生堆里混久了,不想文科生这般熟于世故。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只是忍者尴尬“你有男朋友了啊,真是……”   

  他想说些什么,可是卡住了,他挠挠头,终于按下了话,“我来看你”他说“你变漂亮了。”   

  Y把手里的购物袋递给我,五颜六色的果脯上方有一盒扎着公主系缎带的白巧克力。   

  和Y在一起的时光里,我是不折不扣的公主。   

  我有着不错的家庭,不倾城却说得过去的容貌,还有Y这个两小无猜的竹马。   

  在那段不沾世俗又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我是真的想过会嫁给他。   

  Y长得并不好看,可我不在乎。不好看的相貌让我没有情敌,不好看有什么关系呢?我觉得好看就好了。   

  Y学习好,Y家世好,Y对我很好。   

  Y是在我节食时哄我吃怎么治好白癜风饭的人,Y是在跑完800米后背我回家的人,Y也是在考试时帮我作弊,考完后却又恨铁不成钢教我题的人。   

  Y几乎占据了我十九岁之前的全部生命。   

     

  Y把手里的购物袋递给我“我就是来看看你,听说你要考A大的研,我们学校离A大很近,到时候可以帮你订一下房间。”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北方夏日里的太阳让我有些眩晕,周围似乎出现了很多模糊化处理的星星点点。   

  我听见Y说“既然你有事,那我就先走了。”   

  我想伸手去挽留他,双臂却似乎有千钧重。   

  “也没什么事,既然来了,不如玩一天再回去,你赶火车吗?”说话的是Z,他像个真正的男朋友一般从Y手里替我接过袋子,语气得体的完全没有他平时的影子。   

  Y看着我,我也有些发怔的看着他,我听到Y有些不确定的说“不赶。”   

  我已几乎要掉下泪来。   

     

  Z以东道主的身份带Y去了好些地方,他们两个像认识许久的朋友一般说笑,反倒是我游离在世界边缘,像个外人。   

  晚上十一点左右的时候Z带我们去了酒吧,就是Z第一次吻我的那个。   

  这是我最不想Y来的地方,可我知道我没有反对的资格。   

  Y喝了很多酒,醉了不吵也不闹,只是乖乖的的让我们送他去宾馆睡觉。   

  Y住的地方相当于一个大学生公寓,不大的小宾馆里满是来开房的男女。装修有些走样的走廊里充斥着男女荷尔蒙的味道。   

  Z把我拖到另一个房间里开始吻我,酒精的浓烈一如最初的那般充斥着我们的感官。   

  只是我却开始推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垂死挣扎。   

  我推开Z,右手狠狠掌掴在他的脸上。   

  Z还是笑,他对我说:“陈康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