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4|回复: 0

执子之守 yahhasiq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3 06: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娆儿,我奉圣命出征塞外,外面战火纷乱,你且好生在家等着,等我回家。”   

   

  薛娆点了点头,抬眼看着面前戎装加身,英气逼人的男子,一字一铿锵,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再一次为他整理行装,知道他好茶,边塞苦寒之地,哪来的香茗供他冲饮?所以,她细心的将好茶装到一个一个的镂空的小铁盒中。“于此,便可以随时喝到中原的茶叶,也可以随时,想起我吧。”薛娆心里念着。   

   

  许生正在擦剑,目光凌冽,似乎预示到这将是一场苦战,薛娆从后面环住他,娇羞的说道,“等你回来,就娶我好不好”许生轻笑了一声,转过身来,宠溺的刮了一下薛娆的鼻子,“傻娆儿,好好在家等我,等我出征凯旋归来,就是你,着嫁衣的那天……”   

   

  娇羞的女子将头深深窝到他怀里,似在掩饰自己羞涩的欢喜。   

   

  毕竟,这一生,都是认定了他的。   

   

  许生奉命出征之前,曾经陪着薛娆一起到云锦阁挑选做嫁衣的布料,薛娆看中了一款红纱锻锦,却不肯让店里的人帮她做嫁衣,执拗的要自己来做,许生本是怕薛娆做衣服伤了眼睛,可是看她这么执着,只得同意。如今许生出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治的好征,倒多了大把空余的时光,薛娆也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专心致志做着她最心爱的嫁衣。   

   

  听老一辈的人说,若能穿着自己亲手做的嫁衣嫁给心爱的男人,一生都会幸福喜乐,想到这,薛娆莞尔一笑,将一粒红豆投到身边的瓮中。今日已是许生出征的第十二天了,瓮中也不多不少一十二颗红豆,嫁衣的初样也已然成了型,薛娆拿出绣架,兀自绣着,嘴角噙着将为初嫁娘的笑容,动人心扉。   

   

  “小姐,圣上来了。”薛府的丫头隔着帘子向薛娆通传。   

   

  “圣上?怎会到这里来?”薛娆心生疑惑,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起身掀开帘子,看到了一个着一身明黄色常服的男子,腰间配有龙形玉佩,想必这便是圣上了吧。   

   

  薛娆深深地作了一个揖,圣上却又没有叫她起来,反而笑意盈盈的看着她,礼行的太久,站不稳,有些发抖,圣上见状,忙伸手扶北京哪家医院白癜风住她的胳膊,将她扶起,眼神中掺杂着不知明的情愫。薛娆后退了一步,将手抽走,冷冷的说,“圣上来此所为何事,前厅有家父和长兄自会尽地主之谊款待圣上,圣上又何必来后堂?毕竟后堂都是女眷。”语气冷漠,似在无言的指责圣上刚才的越礼之举。   

   

  “哈哈,世间的女子哪个不希望朕能够临幸她们,好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为朕的爱妃宠妾,倒是你,连朕碰你一下你都如此恼怒,要是你成了朕的后宫女眷,不知道会怎样呢?”   

   

  听着圣上公然的调戏之语,薛娆只觉得心中厌恶,拱了拱手,道,“薛娆不才,自愧不如陛下常日见到的女子那般懂得如何俘获圣心,陛下若觉得天下女子皆一般模样,大可去找她家女子,城南有家枕香阁,里面全都是陛下想要的女子,薛娆只有一句话望圣上一听,为君者,岂有不自重之理!”   

   

  “呵,你这厮是在指责朕不守君纪,轻佻浮薄么?”   

   

  薛娆微微一笑,眼睛里写满了对这个枉为人君的下流之人的厌恶,轻声道,“圣上,高见。”   

   

  “来人,将这厮带回宫去,严加看管!”   

   

  薛娆并没有被囚禁起来,而是软禁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快到傍晚的时候,圣上推开了宫殿大门,看见薛娆蜷缩在大殿的一角,像一只受伤的小猫,默默舔舐自己的伤口,圣上轻轻关上殿门,蹑手蹑脚走到薛娆的面前,轻轻的用手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薛娆被扰醒,抬头看见了这张自己一点都不想见到的脸,厌恶的别过头去。圣上自觉没趣,将殿中的蜡烛点上,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和薛娆讲话“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带到宫里来么?”   

   

  薛娆摇了摇头,圣上却没有看她,自顾自的点着蜡烛,将宫殿照亮得恍若白昼,“其实我本意是想用你做筹码,他是大将军,手握兵权,如果我不用什么牵制住他,恐有一天他会反我,所以我便下达了这个虚假的诏令,塞外根本没有叛乱,我只是借机将他调离京师,以此削弱他的权力。”   

   

  “我之所以说那些轻佻的话,只是为了惹怒你,找个机会把你弄进宫来,做我的筹码。”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之后我突然多了一种感觉,我突然不想利用你,而想保护你,看着你听了我的话生气的模样,突然感觉很好笑,或许,我更想因为我自己把你留在我身边……”   

   

  薛娆听着这些看似是表明心迹的话从一个君王口中说出,莫名觉得可笑,淡淡的说了一句,“就算是你把我囚在这里又如何?待许郎回来,他还是大将军,你的计划难道不是失败了么?”   

   

  皇帝突然转过身来,用一种极为阴鸷的目光看着她,说:“既然我决定把你留在身边,我就不会让他活着回来!”   
怎样治好白癜风
   

  薛娆愣住了,垂下眼,用极为嗫嚅的声音说了一句“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他……”   

   

  皇帝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她面前,用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颚,“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   

   

  薛娆的眼中写满了悲戚,哀伤的看着皇帝,几大滴泪生生的落了下来,晕开在宫殿冰冷的石地上。   

   

  薛娆就此封了妃子,封号为宸,在封妃典礼上,薛娆一袭红裙,一步一步上了台阶,每一步都走得很慢,像是戴了沉重的镣铐,站在最高的台阶上,转身,众臣朝拜。不得不说,薛娆是很适合穿红的,她的眉目很精致,很深邃,且在眉心画了一抹朱砂,肤如凝脂,远山黛,流波目,若说此刻倾城绝世,倒也是恰到好处。   

   

  此后,宸妃日日专宠,圣宠不衰,却一直无所出,宸妃倒是不急,日日悠闲自在,养鸟听戏,乐得逍遥,也正因如此,虽得圣宠的宸妃却未遭后宫嫔妃的嫉恨,母凭子贵,宸妃却连一个女儿都没有,更何况宫中谁人不知宸妃是被迫嫁给皇帝的,自然,也就没有人对她心存芥蒂。   

   

  “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就这么不想和朕在一起么!”   

   

  皇帝龙颜大怒,扬手打翻了桌上的药罐,薛娆并没有为自己做什么辩解,也没有什么神色的转变,静静的起身将桌布换了一条新的,“你…这药渣朕在后宫见的多了!是大红花吧。”皇帝声音颤抖,像是在极度控制自己的愤怒,本以为宸妃会和后宫中其他女子一般将此事推到别人身上,以稳固自己的地位,可是宸妃只是冷冷的说了一个字,   

   

  “是”   

   

  皇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