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4|回复: 0

一句妈妈,一辈子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5 21: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忆不过流年的距离,偶尔放慢步伐,驻足于腾起的大厦,崭新的街道时,总是会莫名的笑,20十几年的光阴,原来真的可以一笑而过。抬头见,发现不论时光如何辗转,公交站牌总是没变。陈旧得可以破落掉整张外皮,只是依稀可见上面模糊的数字12。徐一凡笑了,这么多年了,原来回家的路一直没变。   

  (一)人生不止如初见   

  徐一凡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穿了身大红色的外套,头发剪得短短的,高兴得笑着,用润滑的双手抚摸着徐一凡的头,眼睛因为太过高兴而眯成了一条缝,眼角荡起一条深深的鱼尾纹。小小的徐一凡害怕的躲在爸爸的后面,探着小脑袋使劲得张望着,老实巴交的父亲用右手摸着头,不好意思地说:“孩子还小,怕生……”说着,硬是把徐一凡从身后拉了出来,略带指责的口吻说:“喊妈!”因为小的缘故吧,一凡微弱的喊了声“妈”那女人便高兴得一下子把一凡抱了起来,左亲亲,右亲亲。可能是被亲痒了,一凡“咯咯….”笑个不停。   

  人生不止如初见,短暂的美好只会让人心生感伤。   

  8岁的时候,一凡明白了一件事情,那个她称之为“妈”的人,其实是自己的后妈。   

  夏天的农村总是闷热的,老人们总喜欢成群地坐在某刻树下,点评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叫住了一凡,略带嘲弄地口吻问道:“一凡啊,你的新妈妈对你好不好啊?”一凡高昂着脑袋,稚嫩地说道:“俺妈对俺可好了!”接着几个老人便开始交头接耳地私聊起来,还不时的哈哈大笑。   

  一凡的奶奶告诉一凡,那是因为那个女人不是一凡的亲妈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凡整颗心都没了,空白地状态让她过早地体会到了得而复失的感觉。   

  回到家后,一凡板着一张脸,谁也不理。那个女人做了一凡爱吃的红烧排骨一凡看也不看一眼,吃完饭后,女人殷勤地拿出她给一凡买的新衣服,一凡随手扔在了沙发上。女人本就是个暴脾气,她把一凡一推,质问道:“专家指出牛皮癣的饮食非常重要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呢?”一凡忽然地就像收到了极大的委屈似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带着哭腔,哽咽的说“你凭什么管我,你根本就不是我妈!”女人先是一愣,然后惊讶地骂道:“谁告诉你的!”一凡叫着:“我奶奶说的!还有那些在树下乘凉的奶奶!”女人气冲冲的跑出门,指着那群人破口大骂。不知骂了些什么,回来地时候,衣服被人扯破了,头发乱糟糟的。据说女人和那些老人打了一架,又告诫了她的奶奶。也许就是从那时候起,那女人走到哪都会被人指为‘泼妇’,她却总是不以为然反而笑嘻嘻地接受。   

  只是在一凡的眼里,这个女人已再不是自己心中原来的摸样。   

  (二)留在原地的终点   

  文章里总会有时光如梭这样的句子让人不得不感概时光荏苒,而我们却总是呆在原地。   

  徐一凡提着行李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家乡已经改变的自己完全都认不出来了。高楼大厦平地起,柏油路干净地比华尔街的最干净的地方治疗牛皮癣方法主要有哪些还要闪闪发光。一凡坐在出租车里,远远地那栋原本陈旧现在早已被翻新的房子,心中像五味杂陈般翻江倒海。恍然间,看到小区里走出一个穿着大红色羽绒服的50几岁的女人,和旁边地几个人开心的聊着天。司机见她出了神,笑着问道:“回来寻亲啊?”一凡看得眼睛湿润,带着哽咽的声音说:“找妈妈”   

  一凡拎着行李从出租车下来,拿着行李站在路旁,颤巍着喊了声“妈!”女人先是一愣,接着回头,看了一眼一凡,蠕动的嘴唇明明张开,许久没有讲话,很久,女人猛然转身,没有搭理一凡。   

  一凡苦笑着,依旧是个倔强地老太太。   

  很多感情,只有自己真正地经历过之后,才会真正地明白,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最不简单的就是爱。   

  一凡的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那头是个孩子甜甜的声音“mom,Whenyouwillgohome?I’msohungery.”一凡压低声音,温柔地说:“Iwillgohomenow.”   

  Nick是一凡前夫的孩子,2年前她的前夫因为车祸去世,周围的朋友都劝她将孩子要不送往福利院要不送给丈夫的前妻,可是一凡却执意带着Nick来到了中国,每次当她看到孩子那清澈的双眸时,她都觉得只要她活着,就一定会好好地将孩子抚养长大。   

  离开的时候,一凡简直恨极了那个女人,她曾经在火车站,用尽全力对那个女人说:“你根本就不是我妈,你养我,只是为了我爸爸的赔偿金,不要以为我会不知道。现在,怎么,还要阻止我去寻找自己的梦想与幸福吗?你不配!”女人的双唇颤抖却久久没有说出一句话,最后,她转过身,忍着泪说:“你给我滚,以后都不要再回来!请问哪些食物白癜风患者不宜食用”在飞机上的时候,一凡从上往下看,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的渺小,仿佛一根手指就可以将一切捏碎。   

  睡着的时候却曾经一次有一次梦到了那个女人从机场离开时单薄、落寞的背影,每一次,都是留着眼泪惊醒。   

  在地球绕了大半天,才发现,自己真正的终点,原来就是远点。   

  有时候,天真地孩子会问:“妈妈,为什么外婆不理我呢?”   

  一凡总是会安慰儿子,“那是因为妈妈曾经深深地伤害了外婆的心”   

  (三)从今天起,为自己而活   

  一凡10岁的时候,他的爸爸因为煤矿死了,煤矿老板给了那个女人一笔抚恤金,一时间,所有的亲戚都把矛头指向了那个女人。“你本来就是二房,一凡也不是你的亲生孩子,你把钱交出来,一凡我们养。”女人坚定地说:“一凡是我闺女,从现在起我和一凡相依为命。”所有的威逼利诱都没能改变女人的决定。   

  女人死死的护着一凡,护着那份10万块的抚恤金。一凡悄悄地跑到每天都将疼她、爱她的奶奶、姑姑那,泪流满面的说:“奶奶,我不要和她一起生活,我要和你们一起”声音哽咽的支离破碎。老人褶皱的面庞面露难色,咿呀很久,压低声音说了句“要来的话也可以,带着抚恤金来。现在大家的生活都是很不容易的。”浓重的乡音味一时间充斥着世俗的可恶。眼泪夺眶而出,那一刻,一凡回头,看见女人眼含着泪站在门口,女人没有讲话,拉起一凡的手就往外走。   

  路上,一凡一直在抽搐,女人淡淡的说了句:“这些钱是你爸留给咱俩的救命钱,谁也别想打这些钱的主意。”说话的声音很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