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7|回复: 0

至此青木,惟慕此木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5 22: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art1苏洵生   

  当你很想找到一件东西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   

  当你不关心了那件东西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   

  是不是只有我不在意你的时候,你才会频繁出现呢?   

  只不过,那样的话,还有什么意义。   

  ——苏洵生   

  1   

  宋青木离开的那个夏天。   

  我再也没有听见过院子里青木树上的蝉鸣。   

  我偷偷问了问那棵树,青木,你在哪呢?   

  树说,我也不知道啊。   

  2   

  放学-校北路。这是上课的时候蓝明砸给我的一张纸条上的内容。讲台上的政治老师是一个老头,戴着深度远视的无框眼镜。照蓝明的话来说,即使她大摇大摆的走出教室,他也不会发现。   

  那节课是放学最后一节课。   

  那天下午的太阳落得很早,我第一次看见校北路有这么多人闹闹哄哄的集中在一个地方。有点像是集体春游那样的激动。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被蓝明拍了一个后脑勺,接着她说,春游你个大头鬼,小心点。   

  “张艺璃,别怂啊!”一个红头发的男生大喊着,把手随意的搭在旁边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男声肩膀上,一边吹着口哨笑着。   

  人群中间的是两个女生。其中一个我认识,隔壁职高的校花,崔苒。另一个我也认识,睡我隔壁的室友兼同桌,张艺璃。蓝明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然后我问她,那我们来看戏的,还是来帮忙的。   

  接着我又被她拍了一个后脑勺。   

  蠢货,你帮谁?   

  我有点语塞,张了张口。   

  “哗——”话没说出口,物体大批滑落声在旁边的集箱墙边响起。人群的所有人看着被张艺璃推到墙角的崔苒,白皙的手上已经都是被玻璃刮伤的痕迹,唏嘘声此起彼伏。张艺璃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上被指甲划伤的伤口,看着地上的崔苒,妖娆的脸上满是轻蔑的意味。然后一抬手,就要往崔苒的脸上打去。   

  “喂!赵温深!”红发的男生旁边的人消失,他惊讶的看着那个穿着一尘不染的白校衫的男生走到张艺璃后面,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阻止她下一秒要干的事。然后走到崔苒的面前,脸上深邃的轮廓看的很模糊,他不动声色的把她抱起来向人群外走去。   

  “赵温深!”这次是张艺璃喊出来的,竟然带有哭腔,“你回来!”   

  我看到,从来不在我们面前轻易落泪的张艺璃,对着那个高瘦清秀的身影。   

  突然泪流满面。   

  3   

  抱崔苒走的那个,叫赵温深。蓝明和我坐在校医务室的凳子上,张艺璃在里面处理伤口。然后对我打了打哈欠,张艺璃前男友,崔苒现任。   

  她们打架,就为了赵温深?我吐出一口气,有点漫不经心的说。   

  恩,就为了他。蓝明同样也是漫不经心的回答着,清澈的眼里有着嘲弄的意味。   

  我突然站起来。走向门外。   

  ——宋青木因为你死的,知不知道?   

  4   

  还有一个活着没意思。   

  就是宋青木不在我身边,现在不在,永远也不会在。   

  5   

  其实我没这么自恋,认为赵温深是专门来医务室找我的。   

  可我碰见的就是他,那张像极了宋青木的脸,我想我一辈子也不能忘记。   

  宋青木不像他,一整天都是一副别人欠他的冷淡。我自嘲的笑着,我本来就欠他,不是吗?   

  骗我是有代价的,你知不知道?他在我耳旁嗤笑,你来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死的不是你啊,苏洵生,你拿什么还?   

  ——以后,别让我在这座有青木的城市里看到你。   

  那个笑容,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却关于预防白血病的方法是什么在眼前模糊的时候,变成了宋青木的笑。笑得很温柔,很担忧。那是我的幻觉吧。   

  39.7啊!不要命了?啊?你女朋友烧成这样还这么晚才挂急诊?我感觉这种严厉的声音一直都在耳边,还有另一种淡薄的声音跟着道歉。突然想起了小时候被老师严厉批评的那个时候。宋青木为我擦掉眼泪和鼻涕,然后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柔声安慰。   

  宋青木,你在哪,可不可以回来?   

  醒来的时候床边一个人也没有,手边的吊滴还有很多。我觉得,刚才好像一场梦的样子。   

  ——种了青木,青木就会永远在小生旁边,永远不离开了。   

  ——真的,可以永远在我身边?   

  Part1赵温深   

  1   

  宋青木第一次遇见她,是十岁的时候,我们第三次搬家。   

  我第一次遇见她,是九岁的时候。   

  原来的旧家,原来的邻居都视我为灾星。我一出生,母亲就死了。差点连还在肚子里的青木也死了。   

  看着她雪亮的你是否知道治疗口腔扁平苔癣的方法是什么眼睛,那年九岁的时候,对于她天真的问题,我揉了揉她的长发回答说。   

  当然了,青木一直在。就在这里。种了青木,青木就会永远在小生旁边,永远不离开了。   

  那个时候,在她的面前。我叫宋青木。   

  因为我像极了宋青木。   

  2   

  有种蝉需要等待17年才能破土而出,飞上树木尽力把自己的声音给这个短暂的夏天。   

  那个时候苏洵生和我一起坐在青木树上,望着头顶树木的深处,等我们都17岁,我们就一起听蝉声。   

  17岁那年,陪她听蝉声的不是我。   

  3   

  宋青木在回国的航班上坠机,便没了他的消息。   

  那年是苏洵生的成年生日,他回来为了苏洵生过生日。   

  那个容颜我看了许多年,清秀,唇红齿白。   

  我当然知道这件事不应该怪她。只是,若那天不是她生日,宋青木现在应该还好好的才对。我说,那就滚出这个城市,别我让看到你。   

  我突然不明白,我到底真心还是假意说这句话。   

  那天苏洵生哭了,我突然想起小学时我和她在同一个学校。被老师训的时候她也哭了,那个时候我可以小心翼翼的哄着她,为她擦拭落泪。   

  可现在不能。   

  4   

 专家介绍怎样预防肾病综合症 后来我发现。   

  忘不了,其实是个承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