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3|回复: 0

蜉蝣之爱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6 01: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噔噔噔”的高根鞋声音由远而近、如约而至,枫林的心里涌现了一丝温情,把目光投向门外,看着那身穿碎花连衣裙、留着长长披发、耳朵里塞着耳麦听着MP3的女子从门前摇曳而过,就像春天里的杨柳风,又像野地里的花香味,令人舒心不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枫林开始留意了这个女孩,她总是在八点五十分从枫林租房前走过,那轻舞的裙裾、在风中飞扬的长发总令枫林想起自己二十出头的时候爱慕女子的心情,那时候,阳光总是明媚、心情总是飞扬,就连呼吸都觉得无比舒畅。   

  时间一天天过去,女孩每天经过房前的那瞬间成为一天中最美的风景。只是走廊中间的过道挂满了晾晒的衣服,每次都挡住了女孩的面容,留在枫林心底的只是心仪许久的飞扬长发与碎花长裙,枫林与女孩没有唔面,没有刻意的相识,甚至连一次面对面的擦肩而过都没有,在枫林心里,女孩似是芙蓉千朵,宛在水中央,一花开一花落,都牵动着枫林的心。   

  枫林流落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没有一个亲人,虽然置身闹市,却是深居简出。每每下了班之后,枫林最喜欢做的便搬张藤椅坐在阳台上,就着微微吹过的风,翻拣着思念家乡与亲人的淡淡乡愁。时不时,枫林会把目光投向那拥挤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追寻里面手握着手、闲情散步的情侣,心总会没来由的感动继而涌上淡淡的伤情。枫林所爱过的女子,也曾给过枫林最最甜蜜的情意呀!只是世事逃不过俗套,本以的幸福,仅是瑰丽的梦!   

  经过了情路坎坷与世事沧桑,枫林惊恐地发现,自己好像对什么都失去了激情,心无所依般地犹如湖面那孤伶的浮萍,随水去,任风吹。   

  一个人要是失去了追寻的目标或者为之北京那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努力奋斗的理想,那么生活于他而言便只是一场味如嚼腊的盛宴,纵使菜肴再丰盛,美酒再醇香,都成了简单维持生存的过场。每每念于此,枫林总是深深地落寞!   

  看了会书,抬起头来,看到房里有些凌乱,才想起有几天没有整理了,叹了口气,起身去拿扫帚,刚抓住,手猛地刺疼,连忙缩手,一根竹刺已深深地刺入了枫林的右手大拇指,疼得枫林不禁哆嗦了一下,用左手去拔,更加痛心彻肺,原来是根倒刺,赶七赶八地找到一根针,就着门口的亮光挑刺,奈何左手甚不顺手,倒刺又刺得深,左挑右挑都挑不出来,只挑得鲜血直流,无计可施之际,耳边一甜润的声音骤起,“让我帮你吧!”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那一袭熟悉的碎花裙,那月牙的双眼淡淡的柳叶眉,白皙的瓜子脸上一笑现出的深深酒窝就是枫林心仪却不得相见的女子么?枫林的心情瞬间汹涌激荡,她轻轻地走进来,枫林注意到她今天没有穿高跟鞋,小心地抓住枫林的右手,一阵暖意电流般地传导过来,淡淡的体香迎风而至,呼吸之间,呵气如兰!   

  她耐心细致地挑了十几分钟,终于挑出了那根足有1公分的倒刺,紧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创口贴,仔仔细细地为枫林包上,那细心的神情令枫林的眼眶慢慢地湿润,有多久,没有体会到被人关怀的滋味了?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带着天使般圣洁的笑容,枫林唯有将谢谢轻声吐露来掩盖心中满怀的心思。   

  日子因为这段插曲而生动起来,每日她从枫林门口走过的时候,虽仍有衣服挡住枫林们的视线,但枫林能感觉到,她在经过的那瞬间微微偏过来的脸,枫林猜想着她是否亦和枫林一样,脸上带着会心的微笑?   

  但,却是没有第二次接触,枫林迟疑着犹豫着,竟鼓不起勇气去结识那个美丽的女子,生怕进一步的接触会破坏了心中这份温馨的情怀,每天能看见她想着她,就是幸福了!俩人相识的机会就这样搁浅下来,就像偶尔交汇的射线,虽然交汇时增加了炫目的光亮,但终究,还是回归了自己的轨道。   

  秋风吹拂,黄叶飞舞,不觉间秋季已来临了,公司接了一家大公司的广告策划,老板令枫林所在的设计部在三天内拿出方案来。   

  通宵达旦地加班加点,终于赶出了满意的方案,当老板宣布客户选中了枫林的方案时,枫林疲惫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老板告诉枫林一个手机号码,让枫林与之联系,商讨具体细节。   

  赶去约定地点的途中,迎面相拥而来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在交汇的瞬间,鬼使神差地抬了一下头,正与那偎依在别人怀里的女孩眼神相碰,枫林猛地震女性身上有白癜风怎么办了一下,那个女子竟然是碎花裙女孩,再看看那个男人,那个五十多岁,头发已经斑秃、足以做她父亲的男人,枫林惊愕地张开了嘴,女孩眼中也有瞬间的慌乱、难言的尴尬,继而低头擦肩而去,枫林再回头,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见到客户委派来的秘书,枫林再也没心思与之细谈,唯唯喏喏一番后匆匆告辞,满脑子都装着刚才的邂逅,装着那个穿着碎花裙的女子。   

  夜晚,枫林辗转反侧,想着白天的女子,想着她那美丽的脸容和那令人不耻的身份,不禁深深地叹息。   

  命运就像一个魔鬼,刚给了你丁点的希望,又残忍地把希望之花掐死在褓襁之中。   

  黯然伤神了好些天,枫林悄悄地搬离了住房,正如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着一片云彩。   

  一晃眼又过去了三个多月,枫林在公司升了职,这多少让枫林有了些许的慰藉,自己对别人终究还是有点作用,苦笑一番。   

  公司离新的住所较远,走路要四十多分钟,每每都走得枫林苦不堪言!这天晚上,正走得腰酸腿疼的时候,前面的走道上围着一大群的人,都挤着看前面不远的天桥,枫林顺着方向望去,天桥两边站有警察,再看天桥中间,有一长发女子站在天桥的栏杆外,掩面而泣,原来女孩要。   

  这个天桥是上下两层的,女孩所在的位置距离车水马龙的地面足有二十几米,跳下去,就是不摔死也要被下面的汽车碾死,一个如花生命的毁灭与延续,只在喘息之间。   

  警察慢慢地挪近,温言相劝,群众们都似乎摒住了呼吸,只希望警察能够成功解救试图的生命。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女孩双手抓住身后的栏杆,头发被寒风吹得披头散发,厉声大喊,众人的心一下悬了起来,路灯照着女孩苍白的脸,枫林看了自我诊断白癜风疾病的方法有哪些一眼,马上心也揪了起来,那个要的女子,不就是穿碎花裙的女孩么?   

  女孩的情绪十分激动,以死喝止着警察的靠近,气氛一度箭拔驽张起来,众人都明白,女孩已经濒临失控的边缘,每一点点意外的刺激都可能致其香消玉殒。危机,一触即发!   

  枫林跑上前去,对警戒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