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2|回复: 0

走,去餐车喝杯咖啡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6 04: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秦瑟裹着咖色的大衣,快速的穿过第5节卧铺车厢,她要去站台上找些能填饱肚子的食物,列车在这里停车5分钟。过去的5小时车程里,她被凌驾在中铺,埋头看徐则臣的《耶路撒冷》。现在,饥饿感让她注意力无法集中。她是带着无助和愤恨逃上火车的,那下沙而灰蒙的天空,让她压抑。   

     

  下车时,她的鞋跟卡在了火车那布满窟窿眼的伸缩台阶上,毫无预警的一卡,使她整个身体向地面倒去,该死的饥饿和昏沉让她这么窘迫,她的膝盖重重的砸在方正的石板路上,真见鬼,她不无自嘲的嘀咕出声,手上的钱包扔出老远。她顾不得拍去腿上的灰尘,咬牙切齿的回头从窟窿眼里拔出耷拉着脑袋的高跟鞋,不等穿鞋便奔去捡钱包,因为列车的广播在催促。   

     

  就在她蹲下捡钱包的那刻,一双往后迟缓倒退的脚,右脚踩在了钱包上,然后猛的一抬脚,钱包被踢飞了,滚到了站台对面的铁轨里。好在此人目睹了钱包翻滚的瞬间,遂跳下站台将钱包捡了回来   

     

  秦瑟猛得有些心悸,怎么去缓解鱼鳞病症状那种闷在深海的气压又来了,她无奈的抬头望着他。这张清癯的脸上颇有些风霜的痕迹,可目光却澄澈的像个孩子,不过是有些疲惫。就那一眼,秦瑟便对男人进行了评估,年龄45岁左右,有故事,不是商人。   

     

  男人沉默着将钱包递到她手里,满脸都写着歉意。秦瑟接过钱包,乘务员在身后催促,她远远的看了一眼装满副食品的推车,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沮丧弥散到四肢,饥饿具备摧毁一切的能力,那就去餐车吧!   

     

  对于餐车,秦瑟有些心理障碍,那是初恋的后遗症。   

     

  大学期间,她和男友在不同的城市,那时的爱情多炽热,省吃俭用的零用钱全贡献给了铁道部。泡面,火腿肠,榨菜,偶尔还有一袋泡椒凤爪,这就是旅途中最美味的佳肴。那四年,他们在列车上来来回回,爱情在铁轨的碾轧下终于不堪重负,突然间消失了。那可真是突然啊!那天,她离校时被文学社的师兄绊住了脚,说要搞什么青春诗会,她得朗诵首顾城的诗。出了校门,原本还晴朗的天竟然阴了,她看看表,必须得打出租车了,可这个偏僻的大学城打车得凭运气,她双手合十的祈祷赶紧来辆空车,然后焦急的握紧双手,手心里都出了汗。她盯着手表的指针,看着满街夹着书本来来往往的同学,人群静止,一个个表情凝固在青春的脸上,欢笑、羞涩、忧郁、愤怒。而她的脸上流下了泪水,当然也可能是雨水,因为她完全没有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手上都撑起了一把伞。她再一次从裤兜里掏出那张昨晚被她看了又看的火车票,来不及了,而就在这时却有一辆出租车疾驰而来,停在了路口,她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爆发力冲进了出租车。   

     

  当她斜挎着书包前脚刚踏上火车,窗外的建筑物便开始缓缓后退了。她要去见他,她得坐10个小时的火车。那时的手机还不是智能的,没有wifi和社交软件,她上车坐定后便给他发去一个短信:   

     

  “当窗外的风景开始快速的闪回,10小时的行程便是抵达光明前最艰难的修行,风,我已经在路上了,我的白裙在飞舞,它和我的心一样迫不及待。“   

     

  发完信息,秦瑟满脸笑意的看着窗外,因为很快就会有一番比诗还美好的情感附着在短信上回复给她。   

     

  可这次她的手机没有立刻响起,直到日影西斜,直到星星点点的灯火在远处逐渐亮起。   

     

  当泡面的味儿开始在车厢里造成某种污染,秦瑟才意识到,这趟车赶得太急了,她没有给自己准备晚餐。   

     

  从黄昏到夜晚的这几个小时,她一边沉浸在对幕幕往事的回味中,一边悬着心,无处安放自己的思念。肚子开始,她理了理头发,起身去餐车吃饭。   

     

  她点了一份宫保鸡丁,一份米饭,这是她这三年来第一次在餐车上吃饭。餐车上的人悠闲多了,有人喝着咖啡聊着天,有人边往嘴里送着饭菜边看着报纸,她刚夹了一口菜准备喂到嘴里,短信息来了。   

     

  她知道是谁发来的信息,未读取,心便一番荡漾,脸已绯红。   

     

  “小瑟,实在抱歉,我在外地拍毕业作品,时间错不开,后天才回来,明天不能接你了,你找个地方先住下,我回来给你电话。”   

  等得窗外的世界已经迥然不同,却只等到一句抱歉。这回复,完全出乎她意料,昨晚他们还通过电话,他只说最近有些忙,怕没太多时间陪她,没提要去外地的事。   

     

  秦瑟回复“好的,你放心,我等你电话。”   

     

  其实她有些委屈,但她只郁闷了一小会儿,毕业作品是大事,她说服自己安然的继续吃晚餐。   

     

  这时短信又来了,还是他发的。   

     

  “妮儿,我在路上,北京中科白癜风位置在哪明天中午见,爱你。“   

     

  这是一条发错的短信,没错,是她心心念念的风发来的,只是不是要发给她,却最终发给了她。   

  秦瑟不是那种情绪有张力的人,她的爱像诗云淡风轻,她的痛也像诗雨打窗棂。她在这份爱里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抬头仰视,她从未设想过今天这个情形。   

     

  她还是哭了,默默的流泪,泪水掉到了桌上的碗里。   

  电话响了,是风的号码,他也发现发错了信息,他会说什么呢?他会拼命解释吗?   

  秦瑟将手机放到耳边。   

  “小瑟,刚才,信息你看了?”   

  秦瑟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只轻轻嗯一声。   

  “我们,我和她在一起了,她是学姐,小瑟,对不起。”   

  秦瑟的泪就像断线的雨,但她没有哭出声音,她只说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她趴在餐桌上哭得浑身颤抖,她强制自己不要哭出声,车厢里有那么多的陌生人。   

  她哭了有多久,泪水终于流干了,当瘀积的情绪完全释放之后,饥饿感便一刻也无法抑制。   

  饭菜都凉了,她大口大口的将冰冷的饭菜填进肚子里,她的胃,还有强直性脊柱炎究竟应该怎么样预防心,还有整个人都需要被重新填满,那种被掏空悬置的感觉,仿佛是死了一次。   

     

  3年,最纯真的一段情结束了,从那之后她对于恋爱总有畏惧,后来她再坐火车就从未忘记过自带干粮。   

     

  列车继续前行着,摇摇晃晃,秦瑟来到餐车,只剩一张桌子空着,她在靠窗的位子坐下。她要了一份煎蛋,一杯咖啡,越是饥饿的时候她越是不纵容自己的胃。这些年秦瑟做什么事都如此的克制,读书、就业、恋爱、结婚、她没有再放任过自己的感觉,她编辑评语生命如水赋行,有怎样的感受就去兑现怎样的行为。有些过程远大于结果,当一切开始终归是美好的。(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