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2|回复: 0

英雄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92

帖子

92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8
发表于 2016-11-26 06: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城外十里的酒肆,我正拿着算盘清算着一天的盈亏。天色渐晚,一缕残阳正死抓着青山不放。   

  还坐在这里的,只剩下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虽然头发凌乱,眼皮也有些垂掩着,但眼中一抹清明却是无论如何不能遮盖住的,显然年轻时的他也是一个豪爽汉子。他正举着半盏清酒悠悠的用舌尖品着,显然是有些囊中羞涩却还是放不下这口爱好才这般姿态。   

  “老人家,我这儿快收摊了,您呐,就赶明儿来吧。这口酒我还替你备着。”逢人便是三分笑,这是我做生意的秘诀。   

  “小伙子不厚道啊,欺负我老人家目不能识耳不能辨,你在里面掺的白水我闻着味儿就知道了。”   

  “哟,老人家还懂这个呢,行,我也快打烊了,这口酒算我送您的,您喝完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哈哈,小老头我虽然没几个钱,也不能占你这便宜,这样吧,你有酒,我有个故事,与你说来,也当个酒钱,怎么样?介绍诱发哮喘的因素有哪些”   

  “您别说,我啊,最喜欢听故事了,来来来,小辈陪您喝两杯。”   

  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秦朝郿县,秦国国力已开始壮大,暗自图谋着吞并其他国家,战乱连年,百姓的生活也不似现在太平许多。   

  或许是厌倦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突然一天有个状似发疯的少年丢下锄头,大喊了一声,“大丈夫生逢乱世,岂能做碌碌无为之辈!”于是拿上了自己做的铁剑,简单打点了一下自己的包裹就告别了自己的父母准备独自去闯荡。   

  正是杨柳依依,鲜花繁盛的时候,那天夜里他的青梅竹马追出家门含着泪来送他,他俩早就已经是指腹为婚的一对佳人了。她只呆呆地站在湖边,紧抿着双唇,月光洒在她的脸上,使她看起来苍白。这个夜安静到了极点,只有她系在少年剑柄上的一枚剑穗在随风飘动。少年觉得她的眼中有什么要溢出来了,那是一种他那时还不能理解的感情。她说,我会一直在这等你回来,你要替我照顾好自己,你要记得一定要回来找我。   

  少年虽然寻常型牛皮癣疾病有什么典型症状有些感动,但心里早就已经驰骋在了战场之中,被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吞没了,他心想,男儿立于天地之间,自当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生死尚且不知,怎么可以让儿女情长的小女儿家事困住了脚步,少年终是走了,毅然决然,没有回头,所以他不知她在夜里站了多久,就是一尊雕像,守望他的背影,他只能看到剑柄上下翻飞的剑穗,好像风再大一点就会被吹离,再也无处寻觅。   

  少年从军那年不过十五岁而已。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只适合躲在暗处行阴谋阳谋之术,有些人却适合在战场一往无前,战无不胜。他自然是属于后者的,在每一次的冲锋中,他总是在队伍的第一个,他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而他总是在激烈的角逐中活下来的那一个。   

  良马需要伯乐,他一直默默隐匿在注定当炮灰的普通士兵中,但几年后,秦国权臣魏冉在一次劳军中发现了这个气宇不凡的年轻人。他问,如今韩魏联军号称三十五万,给你多少兵马可以剿灭他们,夺取他们的都城。   

  少年只冷哼了一声,紧盯着魏冉自信的说,不过一群乌合之众,仅三万人马足矣!   

  哈哈哈哈,魏冉长笑着离开军中。他早就料到乱世之中少不了有英雄豪杰,而这个年轻人注定要成为造就秦国霸业的大杀器。   

  不久后少年挂帅出征,利用自己学习的兵法避实就虚,以少部分的兵力做诱饵吸引敌人注意,而主力军绕至韩魏后方,多次击破敌人联军分队和后方留守之军,逐渐将韩魏联军包围在伊阙,歼灭总数二十四万的士兵,而他在此役中身先士卒,骁勇善战,险些被敌人卸下了一条手臂,那伤口深可见森森白骨,但也因此赢得了将士们的信任。自此少年一战成名,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再也无人可挡。   

  暑去冬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有余。当初锋芒毕露的少年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威武沉稳的大将军,有时候他也在想以前的离开是否是正确的决定,在马上颠簸了一生,挥剑为王取下的山河占据了地图上的大半,策马跑过了无数的山河却始终跑不到自己的家乡探望。他还在想念一个灵秀的女子,总是喜欢从自家偷拿两个馒头给正在下田的他吃。她的身体纤弱,常常会得些小病,有时还会被别人欺负,那个时候他常常为此和别人打架。   

  他站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血红色的长袍被风吹开,腰间别着一把铁剑,正是当年从家里带出来的,如今已经锈迹斑斑,但有几次都是它救了自己的命。夜间的风有些凄凉,像极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她在月光下瘦弱的身躯,那么小,那么无力,他好像读懂了那时她眼睛里的东西。再过百里就是赵国的都城了,这也是最后一个对秦国有威胁的国家了,等打完这一仗我是不是该回去看看了,也许她还在等我呢,她说过的那番话又在耳边响起,我在等你。那般坚毅的目光,有一丝久违的笑意从他的嘴角扬起。   

  长平,再过不久,不仅是草地,就连空气都会是猩红的颜色。   

  开战已经到了第九天,赵国守将廉颇仍然选择坚守不出,他命令两个有胆识的军士光着膀子去叫嚣了一天,然后在城墙下烤鸡翅膀,对着城门屙屎拉尿,即使如此,廉颇还是不为所动。这倒是让他有些发愁,毕竟大军长途跋涉,粮草不济,只能趁着士气速战速决,再拖下去只能撤兵,还会被人追着打,而城里的那只老狐狸貌似看出了他的意图。   

  这时一位谋臣贴耳向他禀告:“有细作来报,赵国皇帝早就不满廉颇拥兵自重,以为廉颇坚守不战是因为年岁已高,惜命如金。臣以为依计如此如此,可以轻易攻破防守。”听完谋臣的一番话,他缓缓看向远处的城墙,若有所思。   

  风云骤变,将都城守得固若金汤的廉颇却守不住人心的猜疑,赵国的君主听说廉颇军纪涣散,贪生怕死不敢迎战,有损国威,当堂就破口大骂,又听说秦国攻城的将军向来不怕廉颇,就只怕马服君赵奢的儿子赵括白癜风疾病患者坚持锻炼很重要,就急忙下了旨意,令廉颇速速回京,赵括顶上主将的位置和秦国决战。   

  赵括生性莽撞,只会一些纸上谈兵的浅陋策论,所以他上任后为了壮大军威就急忙与秦军开战。另一边的他冷笑了一声,指挥前军诈败,引导赵括到埋伏好的峡谷中,轻易击败了赵军。   

  然而他不禁为这四十万降卒发起了愁,他的酒桌上正躺着一封拆开了的信,是廉颇临走前派人给他的,上面仅有寥寥数语:君臣相疑,虽有万夫之勇不能敌。此战赵军必败,望将军体恤民情,降卒不杀。他犹豫着,若是一直囚禁这一群虎狼之师早晚生出变故,若是仅和赵国交易一编辑评语英雄的得失(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